见心博客
弘扬儒释道正能量

道德丛书之《妇女故事》恶妇类 杀夫奇案 文言+白话

原文

姑苏蔡元保,娶妻秦氏,年方十八,蔡出外为商,留妻在家,托岳父秦白玉照管,经营三年,积有二百金,收拾回乡,有盗姚阿三,知其囊有重赀,伪为苏人,与蔡同路。蔡每日买酒与之共饮,情意甚密,盗原拟至僻处伤命夺财,至此忽转念曰『渠忠厚如此,杀之不祥』闻其家中祇有一幼妻,不若送渠至家,取之亦易也。同行至苏州,离家约二十,里蔡欲顺便省视岳父母,取银一星付阿三曰『君可作今晚酒赀,明日到舍相会』遂别去。秦老夫妇见婿回,大喜,治酒相待,饮至晚,蔡已半醉,将雨伞留下,借灯笼照路背行李回家。盗与蔡别后,将所赠之银买酒独酌,又转念曰『此人辛苦挣来之物,若尽取之,吾不忍也,渠少年夫妇,今夜势必熟睡,取其半而留其半,则情理两尽矣』算计已定,访知蔡住僻巷。天晚无人,踰垣而入,听卧房中有妇人与男子说话之声,盗心疑,穴隙窥之,见一少妇与一落腮胡子坐床沿上谈心,盗曰『蔡君远出,此妇怀挟外心,与入私通,若非怕连累蔡君,当手刃之』。
乃潜伏梁上,顷之闻叩门声。则蔡回矣,妇不慌不忙,将奸夫藏床下方去开门,叙毕寒暄,安罢行李,与蔡痛饮,灌得大醉,将奸犬放出曰『尔屠刀带来乎?何不下手』奸夫逡巡不敢,妇曰『尔何无丈夫气』夺刀过手,从蔡心口戳入,血涌如泉,须臾命绝。二人又支解其身,装入坛中,埋于四处。盗一一从梁上看见,因二人挖地埋尸,不能即睡,难以下手,祇偷其案上酒壶而逸。至街遇巡役获住,搜其怀中,有酒器,知是掏摸之贼,送官收监。次早秦老来看婿,将雨伞送还,女云『并未归家』秦曰『婿贸易得银二百两,在我家用过饭即回矣,雨伞现在,何云未归』女曰『我夫囊有重赀,既不归家,必父图财害命』遂赴县控告,尹拘秦到案细审,秦理通气壮,供语分明,尹问尔有几女,曰『祇此一女』闻年若干,曰『二十有一』问婿出外几时,曰『三年』又问女家尚有何人,曰『女系只身,家无次丁』尹曰『少女独处,何不带回同住』曰『屡次相带,女不肯来』尹心中了然。喝令将妇㭮起曰『尔不回母家,甘心独处,必恋奸夫,蔡元保须着尔交出』妇呼天叫寃,反复狡辨,尹只得将秦老收禁,妇讨保再审。秦老至监中,盗一见笑曰『翁非蔡元保丈人乎?元保踪迹惟我能知之,若合我到堂,登时便有着落』秦老如言禀官,尹提盗问之,盗将如何与蔡同行,感情不忍,下手如何,见妇手刃元保,如何支解其身,埋于某处。且曰『奸夫长大,多须,带有屠刀,必屠户也』秦老曰『离女家不远,有康屠者,正是此形』尹遣差捉获,起出残尸,二人皆伏罪,俱极刑。其蔡元保银二百两并无亲人承领,遂以赏盗,为其先存好心,既能出首以雪冤案,洵盗中之有道者也。

白话

姑苏的蔡元保,妻子秦氏,年方十八,蔡元保外出为经商,留妻子在家,托付岳父秦白玉照管,经营三年,共得二百金,收拾回乡,有个盗贼姚阿三,知道他的口袋有钱,伪装成苏州人,与蔡元保同路。蔡每天买酒和他一起喝,两人情意亲密。盗贼原打算到偏僻处伤命夺财,这时忽然转念说『他如此忠厚,杀他不祥』又听说他家里只有一个年轻的妻子,不如先送他回到家,以后想要再偷也容易。
两人同行到苏州,离家约有二十里,蔡元保想顺便去探望岳父母,拿出一星银子送给阿三说『今晚你可以用这个钱买点酒喝,明天你到我家再相会』于是离开。岳父岳母看到女婿回来,非常高兴,治酒招待,喝到很晚,蔡元保已经半醉,将雨伞留在下,拿着灯笼照路,背行李回家。盗贼和蔡元保分手后,将所赠的银子买酒独饮,又转念说『这个人辛辛苦苦挣来的钱,如果我全部偷走,实在于心不忍,他们夫妇年轻,今天夜里一定熟睡,我偷一半,留一半,这样就合情合理了』谋划已定,在一个偏僻的小巷中找到蔡元保的家。天晚没人,越墙而入,听到卧房中有妇女和男子说话的声音,小偷心中怀疑,于是从缝隙偷窥,看到一个年轻妇女与一个在络腮胡子的男人坐在床边谈心,小偷说『蔡先生远出在外,这妇人怀有异心,竟与人私通,如果不是怕连累蔡先生,我必亲手杀了这对奸夫淫妇』。
然后偷偷藏在房梁上,不久,二人听到敲门声。知道是蔡元保回来,女人不慌不忙,将奸夫藏在床下,然后去开门,嘘寒问暖后,放好行李,与蔡元保痛饮,把他灌得酩酊大醉,将奸夫放出来说『你带屠刀了吗?为什么不下手』奸夫犹豫,不敢下手,妇人说『你真不像个男人』夺刀过手,从蔡元保心口戳进,血涌如泉,片刻而亡。二人又肢解蔡元保的尸体,装入一个坛子中,分别埋在四个地方,小偷在梁上看的清清楚楚。二人埋完尸体,不能入睡,小偷难以下手,只偷走了桌上的酒器,然后离开。
走到街上,遇到巡逻的士兵,将他抓住,从他怀里搜出酒器,知道他是个小偷,送官收监。第二天一早,岳父前来看望女婿,将雨伞送回,女儿说『他还没有回家』岳父说『女婿做生意赚了二百两银子,昨天在我们家里吃过饭,就回来了,雨伞还在,怎么说没有回家』女儿说『我丈夫口袋有那么多钱,既然没有回家,一定是父亲你图财害命』于是去县衙控告,县令把岳父押解上堂,仔细审问,岳父理直气壮,供词分明。县令问他有几个女儿,回答说『只有这一个』又问多大年龄,回答说『二十一』问丈夫外出多长时间,回答说『三年』又问你女儿的家里还有什么人,回答说『她独居,家里没有人』县令说『既然小女儿独处,你为什么不带她回去同住』回答说『多次让她回家,她不肯回来』县令心中一目了然。下令将妇女夹起来说『你不回母亲家,甘心独处,一定是因为留恋奸夫,蔡元保的事需要你交代出来』妇女喊天叫寃,反复狡辨,县令只好将岳父秦老收监,妇女暂且放回,等待再审。岳父来到监里,小偷一见,笑着说『老爷子你不是蔡元保的岳父吗?元保的踪迹只有我知道,如果让我上堂,当场就能弄明白』岳父把他的话上禀官府,县令提审小偷,小偷将如何与蔡元保同行,如何不忍心,下手时的情形是怎样,看到妻子亲手杀死元保,如何肢解他的尸体,埋在什么地方,且说『奸夫高大,满脸胡须,带着屠刀,一定是个屠夫的』岳父说『离家不远,有个姓康的屠夫,正是这个样貌』县令派人去捉拿,又挖出残尸,两人都被处以极刑。由于蔡元保的二百两银子并没有亲近的人来认领,因此奖赏了小偷,因为他先存好心。
按语:小偷都能够为别人出头,洗白冤案,真的盗贼里面也有有道义的人。

赞(0) 打赏
本站文章无版权,欢迎大量转载:见心博客 » 道德丛书之《妇女故事》恶妇类 杀夫奇案 文言+白话
分享到: 更多 (0)

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

见心博客简介热门搜索标签

愿以智慧灯,照亮众人心,感恩您的护持!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