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心博客
弘扬儒释道正能量

道德丛书之《妇女故事》恶妇类 弃夫再醮 文言+白话

原文

南宋人厉氏,余杭大族女,嫁四明曹秀才,与夫不相得,仳离而归,再适曹咏,咏时为武弁。不数年攀缘秦桧姻党易文阶,骤擢至徽猷阁,出守鄞。元夕张灯州治,合乐宴饮,曹秀才来观,见厉氏服用精丽,左右拱侍,备极尊严,谓其母曰『渠合在此居享富贵,吾家岂能留』叹息久之。咏日益显,为户部侍郎,秦桧死,咏贬新州死。厉氏领二子取丧归,二子不肯,家渐贫,至求乞不能给朝暮,有姻亲赵德,怜其孤老,养于四明里第。厉氏间出,过故夫曹秀才家,门庭不改,花竹蓊茂,顾侍婢曰『我当日能自安于此,岂有今日』因泣下悔恨。妇人惟思落寞之状可轻,不识彝叙之伦为重,虽使贫苦致叹,未足抵偿重辜。嗟乎,此妇往矣,如此妇者,世岂无其人耶,愿各自省。

白话

南宋的厉氏,是杭州一个大家族的女儿,嫁给四明的曹秀才,与丈夫感情不和睦,于是离开丈夫回家,又嫁给了曹咏,曹咏当时是一个武官。不到几年,因为攀附秦桧逆党,迅速提升为徽猷阁,出任浙江宁波。元夕在市里观灯,奏乐宴饮,曹秀才也来观灯,看见厉氏食用精美,左右的人对她非常尊敬,曹秀才对他的母亲说『她原来是在享受富贵,难怪不愿在我家吃苦』叹息了许久。曹咏的官越做越大,又升职为户部侍郎,秦桧死后,曹咏也被流放到新州而死。厉氏想带着两个儿子取丧回家,两个儿子不肯,家渐渐贫穷,最后到了沿街乞讨的地步。厉氏有个亲戚叫赵德,可怜她孤老,收养她住在四明的一个胡同里。一天,厉氏出门,经过曹秀才的家,大门依旧,院子里面花竹草木茂盛。对婢女说『我当时如果能够安心留在这里,哪里会有今天』于是哭泣后悔。
按语:这样的妇人,生活落寞时就轻视丈夫,完全不以纲常伦理为重,就算让她贫困叹息,也不足以抵偿重罪。唉,这个女人已经死去,像这样的女人,世上不知道还有多少,希望都能各自醒悟。

赞(0) 打赏
本站文章无版权,欢迎大量转载:见心博客 » 道德丛书之《妇女故事》恶妇类 弃夫再醮 文言+白话
分享到: 更多 (0)

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

见心博客简介热门搜索标签

愿以智慧灯,照亮众人心,感恩您的护持!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