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心博客
弘扬儒释道正能量

道德丛书之《妇女故事》恶妇类 虐待前子(二) 文言+白话

原文

东海徐甲,妻许氏,早亡,遗一子名铁臼,再娶陈氏,虐甚,欲杀前子。陈产一男,名日铁杵,盖取其能捣臼也。于是捶挞铁臼,备诸苦毒。甲性闇弱,又时不在舍,臼竟以冻饿被杖死。时年十六,亡后旬余,鬼忽还家,登陈氏状曰『我铁臼也,实无罪,横见残害,我母诉怨于天,得天曹符,来雪我寃,当今铁杵疾病,与我迈苦同,自有期日,我今停此待之』声楚楚如生。时家人不见其形,皆闻其语,恒在屋梁上。陈氏稽颡设奠,鬼曰『不须如此,饿我至死,岂一飱所能酬』陈氏夜间窃语,鬼应声云『何故说我,今当断汝屋栋』便闻锯声,屑亦随落,举家惊走,乘烛照之,亦无异,又骂铁杵曰『杀我,安坐宅中为快耶?当烧汝屋』即见火燃烟漫,内外狼籍,俄而自灭。茅茨俨然不见亏损。日日骂詈,时复讴歌,歌曰『桃李花严,霜落奈何,桃李子严,霜落早巳』声甚凄怆,自悼不得成长也。于是铁杵六岁,鬼至,屡挞之,挞处皆青黑,喉结不能食,月余而死,鬼便寂然。

白话

东海徐甲的妻子许氏,早亡,留下一个儿子名叫铁臼,徐甲又娶妻陈氏,非常残虐,想杀死前妻生的儿子。陈氏生下一个男孩,名叫铁杵,意思是用铁杵来捣臼。鞭打铁臼,种种苦毒。徐甲性格懦弱,又常常不在家,铁臼竟被冻饿打死。当时才十六岁,死后十几天,冤鬼忽然回家,坐在陈氏的床上说『我是铁臼,原本没有过错,却横遭残害,我母亲在天帝面前诉怨,现在已经取得天符,来洗刷我的冤屈,我现在让铁杵生病,让他体会和我一样的痛苦,我在这里等到他死去为止』声音就像活着时一模一样。当时家里人看不见他的相貌,但都听到了他们的谈话,一直在屋梁上。陈氏叩头设奠,鬼说『不必这样,饿我致死,难道一顿饭就能报答了吗』陈氏在夜间窃窃私语,鬼应声说『为什么说我,现在应该锯断你的屋梁』于是听到锯声,木屑随落,全家惊慌逃出,拿着蜡烛去看,发现并没有任何迹象,又骂铁杵说『杀了我,你还能在家中坐享快乐吗?应该烧毁你的房屋』于是起火,烟雾弥漫,内外狼藉,不久,火又自己熄灭。茅屋顶没有任何损伤。就这样天天骂,有时又唱歌,歌词说『桃李花,严霜落奈何!桃李子,严霜早落已!』声音很悲伤,感叹自己不能成长。铁杵六岁时,鬼到面前,多次殴打,到处青黑,喉咙被扎了起来,不能吃东西,一个多月后即死,鬼也从此消失。

赞(0) 打赏
本站文章无版权,欢迎大量转载:见心博客 » 道德丛书之《妇女故事》恶妇类 虐待前子(二) 文言+白话
分享到: 更多 (0)

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

见心博客简介热门搜索标签

愿以智慧灯,照亮众人心,感恩您的护持!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