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心博客
弘扬儒释道正能量

道德丛书之《妇女故事》孝妇类 奉姑远戍 文言+白话

原文

宋氏,金华宋濂族女也,夫衢州人,(失真性命)为阆州守,坐累死,家人遣戍金齿卫,氏奉姑以行,至常德,题诗邮壁,太祖闻而释之,赐以阆守之禄。今云南永昌城西,有节孝碑,都御史王中题其阴,祠则御史阴汝兆所建也。诗曰:邮亭咫尺堪投宿,手挟亲姑憇茅屋,抱薪度地暂铺摊,支颐相向吞声哭。傍人问我是何方,倪首哀哀诉衷曲,妾家祖居金华府,海港曾为土千户。奉艘运粟大都回,金碑勅赐双飞虎,兄弟晦迹隐山林,甘学崇文不崇武。方金玉堂宋学士,亦与妾家同一谱,笄年嫁向衢州城,夫婿好学明诗经,离骚子吏遍搜览,意欲出仕苏苍生。前年郡邑忽交辟,辞亲笑傲趋神京,万书长策献阊阖,泥金捷报来掀腾。承恩荣除阆州守,飘然书舫西南行,到官搜贤访遗老,要把奸顽除尽扫。日则升堂割公务,夜则挑灯理文稿,守廉不使纤尘污,执法应教僚佐怒。府推获罪苦相扳,察院来提谁与诉,临行囊橐无锱铢,惟有旧日将去书。牵衣父老泣相送,遮留赤子争号呼,彼时征脏动盈万,妾夫自料无从办。竟晨拷打不成招。暗瞩家人莫送饭,无何饥死囹圄中,旗军原籍来抄封,当时只望耀门户。岂期一旦翻成空,亲邻怜妾贫如洗,敛钞殷勤馈行李,零丁三日到京师。奉旨边方戍金齿,兄弟远饯龙江边,临歧抱头哭向天,姐南弟北两相恸。别来再会知何年,开船未几乎病倒,求医问卜皆难保,武昌城外野坡前,白骨谁怜葬青草。眼前有子相亲傍,身安且不忧家荡,如今子死亲年高,纵到云南有何望,八月官船渡常德,促装登程戒行色。林空日暮鹧鸪啼,声声叫道行不得。上山险如登云梯,百户发放来取齐,云睛雨滑把姑手,一步一仆身沾泥,晚来走向营中宿,情思昏昏倦无力。五更睡重起身迟,饭锅未熟旗头逼,翻思昔日闰门内,远行不出中堂邃,融融日影上栏杆,花落庭前乌声碎,宝髻斜簪金凤翘,翠云蝉鬓蛾眉娇,绣床新剌双蝴蝶,坐久倚觉春风饶,谁云今日夫亡后,万里遐荒要亲走。半途日午姑云饥,欲丐奉姑羞举口,同来一妇天台人,情怀薄若秋空云,丧夫未经数十日,画眉重嫁盐商君,血色红裙绣罗衫,骑驴远涉长安道,稳步不知行路难,扬鞭指笑青山小,古来节义重难陈,抉目截鼻肝胆真。嗟哉风俗日颓败,网常废尽趋黄金,妾心汪汪淡如水,审受饥寒不受耻,几阅欲葬江鱼腹,姑存未敢先求死,孝思须体夫悬恋,当学慈乌终养膳,姑亡妾亦随姑亡,地下何惭见夫面,说到伤心泪如雨,咽咽低头不能语,道旁闻者总凄酸,隔岭哀猿叫何许。(衢州府志)

白话

宋氏,是金华的宋濂族中的一个女子,丈夫是衢州人,做阆州太守,被人诬陷而死,家里人也被发派边地,宋氏服侍婆婆上路,到了常德,在邮亭的墙壁上题诗,太祖看到后将他们释放回家,并赐以俸禄。现在云南的永昌城,有一块节孝碑,都御史王中在碑的背部题辞,祠堂是御史阴汝兆所建。《诗》的大意是:小小的邮亭可以暂时投宿,我带着婆婆栖息在这个茅草屋里,抱着柴草铺在地上,我和婆婆互相捧着对方的脸,相对哭泣,旁边的人问我是什么地方的人,我低着头对他倾诉衷肠,我爷爷住在金华府,曾是一个大户人家,奉差运粮返回后,朝廷给以重赏,兄弟们隐居在山林之中,誓愿崇文不崇武,当地有个宋学士,与我家是同宗,我成年后嫁到了衢州城,丈夫喜欢学习诗经、离骚、子史之类,博览群书,本想出仕做官,拯救苍生,前年被郡中聘用,丈夫告别亲人,无数次给朝廷出谋划策,后来考中了功名,捷报传到家里后,大家都欢喜万分,承蒙皇上的恩典,做了阆州太守,高兴的乘船前去上任,到任后拜访贤人,慰问老人,誓要把奸贪全都扫尽,天一亮就登堂处理公务,晚上点着灯整理文稿,清廉自守,不染微尘,因执法时触怒了当官的人,州府里的官员诬陷他,察院前来调查,没人替他申辩,临行时,口袋里没有分文,只有过去收到家里的来信。父老乡亲们流着眼泪相送,当地的孩子们拦路哭喊,丈夫他查收赃款上万两,自念没有活路,从早晨拷打到晚上,丈夫始终不肯招认,又暗中给家里送信,不让我们去牢里给他送饭,不久就饿死在监狱里,官府又按照户籍前来查抄我家,当时本想着能够光耀门户,不曾想一夜之间全都成空,亲戚邻居可怜我们一贫如洗,纷纷凑钱赠送行李,我和婆婆孤苦零丁,三天后到了京城,朝廷下旨让我们去云南的金齿服役,我的兄弟把我们远送到龙江边,离别时抱头痛苦,呼天不应,姐弟二人从此南北相隔,伤痛万分,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再次相见。开船不久婆婆又病倒,求医问卜都说很难治好,武昌城外的野山前白骨累累,没有一个同情的人能够为他们盖上一把青草。过去我有个儿子,常常陪伴在左右,身心安宁,从没担心过会倾家荡产,如今儿子死了,父母也老了,就算到了云南又有什么希望。八月间,官船去常德,催促我们快快上路,晚上的树林里空空荡荡,只听到鹧鸪的啼叫声,声声酷似行不得,上山的路难如登梯,上百个一起被发配的人聚集在一起,天晴后下雨路滑,我抓着婆婆的手,走一步摔一跤,身上沾满泥巴,晚上走到营中去投宿,心神疲惫,浑身无力,不小心睡到了五更,饭还没有做熟,军士又来催。回想过去在闺门之内,从来都没有出过中门,天亮后阳光明媚,看到花落在庭前,鸟叫声优美动听,我挽起头发斜插着金钗,带着凤翘,用蝉鬓翡翠打扮自己,绣床上有新锈好的双蝶,坐的困了就在春风里面睡去。怎料现在丈夫死后,孤苦伶仃的走在这万里迢迢的荒野之中。半路上婆婆说饥饿难耐,我想乞求一口饭来奉养婆婆,又不好意思张口。同来的人里面有一个天台的妇人,非常薄情,丈夫去世后还不到几十天,就又梳妆打扮嫁给了一个盐商,穿着血红色的裙子和刺绣的罗衫,骑着驴长途跋涉到长安,她自己稳步,不知到行路人的艰难,拿着鞭子笑着说,这座山也太小了。自古以来,节义二字比命都重,就算是挖目断鼻掏出肝胆都不能变节。唉!世风日下,人们都费尽心思的奔着钱财而去,我的心里对钱财淡如水,宁愿忍受饥寒也不能忍受耻辱,几次想要跳河自尽,无奈婆婆还在,怎敢先死,又常常想到不能辜负丈夫的重托,应当像慈乌一样终身奉养婆婆,婆婆死后我也跟着婆婆去死,到了地下也不至于无颜面对丈夫,说到伤心处,泪如雨下,呜咽的低着头,不能开口说话,路上听到的人都感到心酸,对岸的哀猿你也是在为我伤心吗?(本文出自衢州府志)。

赞(0) 打赏
本站文章无版权,欢迎大量转载:见心博客 » 道德丛书之《妇女故事》孝妇类 奉姑远戍 文言+白话
分享到: 更多 (0)

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

见心博客简介热门搜索标签

愿以智慧灯,照亮众人心,感恩您的护持!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