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心博客
弘扬儒释道正能量

道德丛书之《官吏良鉴》外交官类-不辱使命 文言+白话

原文

宋,富弼,圣历中,契丹乘朝廷有西夏之忧,使萧特未来言关南之地,帝许增岁币,令吕夷简择报聘者,夷简素不悦弼,因荐之,弼得令即入,对曰『主忧臣辱,臣不敢爱其死』帝为动色,进弼枢密直学士,弼辞曰『国家有急,义不惮劳,何遂以官爵胳焉』遂往。弼至契丹,见契丹主曰『两朝人主,父子继好,垂四十年,一旦求割地,北朝忘章圣皇帝之大德乎?澶渊之役,苟从诸将言,北英无得脱者,且北朝与中国通好,剑人主专其利,而臣下无所获,若用兵则利归臣下,而人主任其祸,故劝用兵者皆为身谋耳,今中国提封万里,精兵百万,北朝欲用兵,能得其必胜乎?就使其胜,所亡士马,羣臣当之欤?抑人主当之欤?若通好不绝,岁币尽归人主,孳臣何利焉』
契丹主大悟,首肯者久之。明日契丹主召弼同猎,引弼马相近,谓曰『得地则欢好可久』弼言『北朝既以得地为荣,南朝必以失地为辱,兄弟之国,岂可使一荣一辱哉』猎罢,六符曰『吾主闻公荣辱之言,意甚感悟,今惟有结姻可议耳』弼曰『婚姻易生嫌隙,本朝长公主出嫁赍送,不过十万缗,岂若岁币无穷之利哉』契丹主谕弼使还曰『俟卿再至,当择一事受之』弼还奏,帝复使弼持和亲纳币二议,及誓书往,且命受口傅之辞于政府。
既行,次乐寿,谓副使张茂实曰『吾为使者而不见国书,脱书词与口傅异,吾事败矣』启视果不同。疾驰还都,入见曰『执政为此,欲致臣于死地,臣不足惜,奈国事何』帝急召夷简问之,夷简曰『此误尔』弼语侵夷简,遂易书以行。弼至契丹,不复议婚,专欲增币,契丹主曰『南朝既增我岁币,其辞当曰献』弼曰『南朝为兄,岂有兄献于弟乎』契丹主曰『然则为纳字』弼曰『亦不可』契丹主曰『南朝既以厚币遣我,是惧我矣,然于二字何有,若我拥兵而南,得无悔乎』弼曰『本朝兼爱,南北固不惮,更成何名为惧,或不得已而至于用兵,则当以曲直为胜负,非使臣之所知也』契丹主知不可夺,乃曰『吾当自遣人议之』乃留增币誓书,而使耶律仁先刘六符,持誓书与弼偕来,且议献纳二字。弼至,入对因曰『二字,臣以死拒之,彼气折矣,可勿许也』帝用晏殊议,竟以纳字与之。
和好复定,以富弼为翰林学士,固辞不拜。弼始受命使契丹,闻一女卒,再往闻一男生,皆不顾,得家书未尝发,辄焚之曰『徒乱人意』故能成两国之好,帝复中枢密直学士之命,弼辞,又除翰林,弼恳辞曰『增岁币非臣本意,特以方讨元昊,未暇与争,故忍死尔,敢受赏乎?』

白话

宋,富弼,圣历年间,契丹趁着西夏人侵犯宋朝边境的时候,派遣使者前来要求归还关南的土地。这是五代时期石敬瑭为求契丹骑兵帮,割让给契丹的土地之一,后来由后周世宗夺回。富弼奉命出使契丹,见到契丹主说:“两国修好已经有40年了,为什么现在突然提出割地呢?”契丹主说:“宋朝违背了盟约,派兵防守雁门关,增辟水塘,整修城墙,征调民兵,这是要干什么呢?本王的臣子们都要求本王立即出兵南下,我的意思是先派使者要求割地,如果宋朝不答应,再出兵南下也不迟。”富弼说:“北朝难道忘了真宗皇帝(章圣皇帝)的恩德吗?当年澶渊之役,如果当时真宗皇帝采纳了将军们的意见,北朝士兵有谁能够活着回去呢?再说北朝和中国修好,君王可以独自享有所有的好处,而臣下没有丝毫的利益。一旦双方交战,如果胜利,功劳归大臣所有;如果失败,君王却要承担战争中所有的责任。因此臣子劝君王用兵,无非是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。中国疆域辽阔,精兵百万,北朝想要出兵,一定会取得胜利吗?就算侥幸获胜,阵亡的士兵,损失的战马,这责任是由群臣来承担,还是由君王您来承担呢?如果两国修好,每年君王都可以享受到赏赐的金银、丝绢,您的大臣能从中分到什么好处吗?”
契丹主听后连连点头。富弼接着说:“防守雁门关是为了防备西夏元昊;辟建水塘是由何承矩开始兴建,这些事在两国订盟之前就已经有了;至于修墙是因为城墙过于老旧了,而征调民兵也是为了递补军中的遗缺,并没有违背任何盟约啊。”契丹主说:“就算南朝没有违背盟约,但关南是我祖先的土地,也应当归还。”富弼说:“后晋以卢龙地贿赂契丹,周世宗又从契丹人手中夺取回来,这些都是前朝的事了,如果各自索要旧地,北朝能得到什么好处吗?”(边批:占了上风。)富弼告辞退下。刘六符对富弼说:“我王认为每年接受南朝的岁币是一种耻辱,如果我王坚持要求宋割地,你认为如何呢?”富弼说:“本朝皇帝曾经说:‘要为祖先固守国土,不敢随便割让土地。北朝希望得到的,无非是土地所产生的租税收,朕不忍心看到两国的无辜百姓因为战争而丧命,因此可以增加每年的岁币来代替割地。’(边批:占了上风。)如果北朝坚持要土地,那就是成心撕毁盟约,割地仅仅是个借口罢了。”
第二天契丹主邀请富弼一起打猎,其间将富弼叫到身边说:“如果契丹得到土地,那么两国的友谊还可以长久保持下去。”富弼说:“假如北朝会因得到土地而荣耀,那么南朝必会因失去土地而感到屈辱难过。宋、契丹是兄弟之邦,怎么能做令一个觉得光荣,一个觉得屈辱的事呢?”狩猎结束以后,刘六符对富弼说:“听完我王和先生所谈有关荣辱之事后,很有感悟,我想如今只有两国结为亲家才能巩固两国的友谊。”富弼说:“婚姻很容易会产生摩擦。再说本朝长公主出嫁的时候,陪嫁的嫁妆不过才十万元钱,哪里比得上每年获赠的岁银呢。”富弼离开契丹后,便回国向仁宗报告了经过,仁宗答应增加岁银。契丹主说:“南朝既然答应每年再增加岁银,盟约上也就应该写成‘献’岁银了。”富弼说:“两国既然结盟为兄弟,南朝是兄长,哪有兄长给弟弟东西称之为‘献’的道理呢?”契丹主又说:“那称之为‘纳’如何?”富弼还是坚持不妥协。契丹主说:“宋既然答应每年给本王丰厚的岁银和丝绢,害怕本王会南侵,改一个字又有什么关系呢?如果我率领军队南下,宋难道就不后悔吗?”富弼说:“两国人民的生命宋都兼爱,(边批:占了上风。)因此希望两国能够和平,这哪里是害怕呢?如果真是到了不得已的地步,非得两国交战不可,将会以理之曲直来决出胜负,那么结果就不是充当和平使者的我所能预料的了。”契丹主说:“你不要太固执了,其实改动一两个字,在历史上早就有过先例了。”富弼说:“历史上只有唐高祖曾经因向突厥人借兵,为了酬谢突厥人,或称之为‘献纳’。可是后来突厥可汗颉利被唐太宗擒获。现在怎么能让那样的情形再现呢?”契丹主知道没有办法说服富弼,就私下派遣使者到宋朝议和。结果仁宗采纳晏殊的意见,竟然采用了“纳”字。和议签订后,朝廷任命富弼为翰林学士,富弼坚决推辞不受。
富弼开始受命出使契丹时,听到一个女儿死,又听说一儿子生,全都不看,收到家书也从来没有打开就焚烧,他说『这只能扰乱我的心』所以能完成两个国家的友好关系。皇帝又让他做枢密直学士,富弼又辞,又授任翰林,富弼恳切推辞说『增加岁币不是我本意,而且当时正在讨伐元昊,没有时间争论,所以权且只能这样做,怎么敢接受赏赐呢?』

赞(0) 打赏
本站文章无版权,欢迎大量转载:见心博客 » 道德丛书之《官吏良鉴》外交官类-不辱使命 文言+白话
分享到: 更多 (0)

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

见心博客简介热门搜索标签

愿以智慧灯,照亮众人心,感恩您的护持!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