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心博客
弘扬儒释道正能量

道德丛书之《官吏良鉴》奸邪类-阴狠卑鄙 文言+白话

原文

明,焦芳,粗陋无学识,性复阴狠,勋肆讥讪,朝士咸灾之。时刘瑾专权,芳拜为义父,自称儿子,谨喜,由翰林侍讲升吏部侍郎。俄进华盖殿学士,居阁数年,瑾浊乱海内,变置成法,荼毒缙绅,皆芳导之。每遇瑾言,必极口赞扬,裁阙章奏,一阿瑾意,四方赂瑾者,必先胳芳。又结张彩、刘宇等为心腹,每举一事,芳倡先,则彩宇助之,或彩宇倡先,则芳助之,彼此交通,成为一党。
吉安大盗赵燧,残破州县,芳迁怒江西人,与瑾议灭裁乡试,解额五十名,通籍者勿选京职,且言王安石祸宋,吴澄仕元,宜傍其罪。瑾笑曰『以一盗故,祸连一省,至裁解额足矣,宋元人物,亦欲株连耶?』乃止。后芳与彩权既相等,两虎同窟,议论每多不合,遂有隙,彩尽发芳阴事于瑾,瑾大怒,斥令归籍,犹治大第,宏丽无比。赵燧破泌阳,火之,发窖多得金宝,乃尽掘其先人冢墓,杂以牛马骨烧之,求芳不得,取芳衣冠披庭树,拔剑碎砍之,使羣盗汗其先代女冢曰『吾为天下报仇耳』其见恶于盗尚如此。

白话

明朝的焦芳,粗陋无学识,性格又阴狠,常常讥笑别人,朝士们都不想见他。当时刘瑾专权,他被任命为义父,自称儿子,刘谨很高兴,把他从翰林侍讲升任为吏部侍郎,不久又升任为华盖殿学士,在阁数年。
后来刘瑾搅乱天下,变乱成法,荼毒绅士,都是刘芳所教导。每次和刘瑾交谈,必要极力赞扬,裁决朝廷奏章,一意迎合,四方前来贿赂刘瑾的人,一定要先贿赂焦芳。又结交张彩、刘宇等为心腹,每次举事,焦芳首倡,彩宇协助,彼此勾结,成为一党。
吉安大盗赵燧,残害州县,焦芳迁怒于江西,与刘瑾商议,打算去除乡试名额五十人,即使考中也不能在京城任职。且说王安石祸害宋国,吴澄在元朝做过官,应该治罪。刘瑾笑着说『因为一个盗贼,祸及一省。只要裁解乡试的名额就足够了,宋元时期的人物,也要受到牵连吗?』于是作罢。
后来焦芳和张彩的权势相等,两虎同穴,意见常常不合,于是产生了隔阂。张彩把焦芳的隐私之事全部告发给刘瑾,刘瑾大怒,着令辞官。回家后依然建造高大的宅邸,宏伟壮丽。后来赵隧攻破泌阳,用火将其宅邸焚烧,从地窖里找到很多金银财宝,挖开祖坟,将尸骨取出,掺杂以牛马的骨头,然后烧掉。捉拿焦芳不得,于是把焦芳的衣服挂在树上,拔出剑将其砍碎,又让群盗侮辱其前代女性的坟墓,说『我为天下报仇了』盗贼尚且如此憎恨他,可见一斑了。

赞(0) 打赏
本站文章无版权,欢迎大量转载:见心博客 » 道德丛书之《官吏良鉴》奸邪类-阴狠卑鄙 文言+白话
分享到: 更多 (0)

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

见心博客简介热门搜索标签

愿以智慧灯,照亮众人心,感恩您的护持!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