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心博客
弘扬儒释道正能量

道德丛书之《法曹圭皋》椽属类-无恶不作 文言+白话

原文

张和,为差役,心恶毒,绰号张宪忠,谓其杀人无厌,俨如流贼也。常坐酒肆茶馆,听旁人说话,以小折记之,生端诈害,若不遂意,或嘱盗诬扳,或命案牵累,不破其家不止。寡妇与幼女度日,和百计谋奸,强娶为妾,并淫其女。又疑妇有外情,挪缚四肢,用面杖通其私,立死,复卖其女为娼。富户家临溪畔,适上流有尸浮下,和冒认尸亲,诬指富户谋杀,监禁狱中,诈银敷百两,贿嘱禁卒,毙富户于狱,其子赴上控告,和嘱盗于山僻无人之处,将其子推落崖岸而死,致富户一门俱绝。幼尼颇有姿色,和夜夜借宿,强奸之,尼不能拒,焚香诉佛自缢,师畏势不敢报官。
某典史,与和相交甚厚,每有词状,和俱代为说合,过付钱物均分,某任满积有千金,挈家回籍,和率无赖,假云远送,至中途抢夺一空,某因平时时往来,俱有笔据,且微员不应有千金,不敢声张,负屈投河,妻孥流落。
古寺有铜观音,和诡云,请归供养,截为数段,卖银入已。一日和诞辰,亲友毕集,正饮酒间,和忽掷杯瞋目大呼曰『寃对来矣』晕绝于地。稍时作寡妇声曰『你强占我母女,又将我惨杀,理该抵命』和应曰『该抵』跃起取厨刀,自割其势。又作富户父子声曰『尔谋我家财,又伤我命,理该抵命』和应曰『该抵』用刀割其耳,挖其两目,又作幼尼之声曰『我出家修行,被尔强奸自缢,我奉观音菩萨法旨,要尔抵命』和连声曰『该抵』用刀截其鼻,断其左手五指,又作典史声曰『我与尔相交,只说尔是好人,谁知尔包藏不良之心,害我身死家亡,今日相逢,叫尔一一现报』和自用刀先剁四肢,次屠肠,次刎断其首,抛掷零落,惨剐碎割而死,未一年,家被火焚,妻女不能自存,报亦极矣。

白话

张和,做公差,心里恶毒,绰号张宪忠,意思是说他杀人无度,俨如流贼。常坐在酒店茶馆,听旁边的人说话,用小本记下来,然后生端诈害,如不遂意,或是让盗贼诬陷,或是牵入命案,不破其家,决不罢休。有个寡妇和年幼的女儿度日,张和百计谋奸,强娶为妾,还淫污了她的女儿。又怀疑妻子有私情,捆绑四肢,用面杖通私处,当场即死,又卖掉其女做娼。
有一富户,家临溪畔,上游有尸体漂下,张和冒认是尸体的亲人,诬陷是富户谋杀,富户入监,欺诈了数百两银子。
又贿赂狱卒,把富人打死在监狱里,富人的儿子向上级控告,张和让盗贼在山下偏僻无人的地方,将他的儿子推落山崖而死,以致富人绝嗣。
又看到一个小尼姑非常漂亮,张和夜晚去借宿,将其奸污,小尼姑无法抗拒,向佛焚香后上吊自杀,她的师父害怕权势,不敢报官。
典史某人,与张和相交甚厚,每有案情,张和就从中说合,如果得到钱财,两人均分。某人任满,积有千金,带着家人回家,张和带着一帮无赖,谎称远送,在中途抢夺一空。某人因为平常往来都有笔据,而且官位低微不该有千金,所以不敢声张,委屈投河,妻儿流落。
古寺里有一尊铜观音,张和假说请回去供养,然后截其成几段,卖银入已。一天,是张和的生日,亲戚朋友都聚在一起,正在饮酒,张和突然掷杯瞪眼,大声说『冤家来了』昏倒在地。过了一会儿,用寡妇的声音说『你强行霸占我们母女,又将我惨杀,理应抵命』张和应声说『该抵』跳起来,自己割掉生殖器。又作富户父子的声音说『你算计我的家财,又伤害我命,理该抵命』张和应声说『该抵』拿刀割耳,并挖去两只眼睛。又作小尼姑的声音说『我出家修行,被你强奸上吊,我奉观音菩萨法旨,要你偿命』张和连连说『该抵』用刀割下自己的鼻子,切断左手拇指。又作典史的声音说『我与你相交,以为你是好人,谁知道你在暗中害我,让我身死家亡,今日相逢,让你一一偿还』张和用刀先剁掉自己的四肢,然后挖出自己的肠子,然后自己割下自己的脑袋,扔的遍地都是,浑身碎割而死。不到一年,家被大火烧毁,他的妻子不能养活自己,报应达到了极点。

赞(0) 打赏
本站文章无版权,欢迎大量转载:见心博客 » 道德丛书之《法曹圭皋》椽属类-无恶不作 文言+白话
分享到: 更多 (0)

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

见心博客简介热门搜索标签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