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心博客
弘扬儒释道正能量

道德丛书之《法曹圭皋》椽属类-轻传妇女 文言+白话

原文

孙景溪先生言,作令吴桥时,所延刑名幕客叶某者,才士也。一夕方饮酒,偃仆于地,涎沫横流,气不绝如缕,历二时而苏。次日斋沐闭户,书黄纸疏,亲赴城隍庙拜毁。回署后,眠食若平常,越六日,又如前偃仆,良久复起,则请迁居外寓,询其故曰『吾几年前,馆山东馆陶,有士人告恶少子调其妇者,当核稿时,欲属居停专惩恐少子,不必提妇对质,友人谢某云「此妇当有姿首,盍寓目焉』余以法合到官,遂唤之,已而妇投缳死,恶少亦坐法死。今恶少子控于冥府,谓妇不死则渠无死法,而妇之死实由内幕之傅唤,馆陶城隍神,关提质理,昨具疏申剖,谓妇被恶少子所调,法合到官,且唤妇之说,起于谢某,城隍神批准开覆,是以数日幸得无恙,顷又奉提,谓妇被调之后,夫巳告官,原无意于死,及官傅质审,始忿激捐生,而傅质之意,在窥其色,非理其冤,念虽起于谢某,笔实主于叶某,谢已摄至,叶不容宽,余必不免矣』遂为之移寓于外,越夕而殒。夫以法所应傅之妇,起念不端,何不能幸逃阴谴,况法之可以不传者呼?

白话

孙景溪先生说,做吴桥县令时,聘请了一个姓叶的幕僚,是个有才之士。一天晚上正在喝酒,忽然倒地,口吐白沫,气绝如缕,过了两个小时后苏醒。第二天斋戒沐浴关门,在黄纸做疏,亲自去城隍庙焚烧。回任后,吃饭睡觉和平时一样,到第六天,再次倒地,过了很久才醒来,后来请求迁居它所,问他说『我几年前,在山东馆陶做教书先生,有个人状告一个年轻人调戏他的妻子,核稿时,官员嘱咐只要惩治这个年轻人,不必提升妇人来对质。有一个姓谢的朋友对我说「这个女人很有姿色,不如我们去一睹为快」我因为她理该到官,于是叫她上堂,不久,妇人上吊而死,年轻人也因犯法被处死。现在这个年轻人在阴间控告说,如果妇人不死的话自己就不该死,而妇人的死因是由幕僚的传唤导致。馆陶县的城隍神,将我提取审讯,昨天上疏申诉,城隍神说,妇女被年轻人调戏,法该到官,叫妇人到堂的的建议来自于谢某,城隍神批准释放我,因此连续几天安然无恙。不久又被提审,说是妇人被调戏之后,她的丈夫已经告官,原本无意于死,由于到官对质,才愤恨捐生,而传他上堂的用意是在一睹姿色,并不是为了核查冤情,想法虽然起于谢某,文书却是叶某所写,谢某已经摄入冥间,叶某不容宽恕,所以我一定不免于祸了』于是同意他移居到外面,第二天即死。
按语:本来是法该传唤,只因起一色念,竟遭阴谴,何况那些法不该传唤的呢?

赞(0) 打赏
本站文章无版权,欢迎大量转载:见心博客 » 道德丛书之《法曹圭皋》椽属类-轻传妇女 文言+白话
分享到: 更多 (0)

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

见心博客简介热门搜索标签

愿以智慧灯,照亮众人心,感恩您的护持!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