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心博客
弘扬儒释道正能量

道德丛书之《法曹圭皋》贪酷类-好入人罪 文言+白话

原文

张卜年,天性刻薄,职为侍御史,好入人罪。曾上殿奏事云『天下坏人,非重法不足以示戒,嗣有犯者,请尽行诛戮』帝曰『罪疑惟轻,与其杀不辜,宁失不经,圣王之存心也。尔为此言,印天下之坏人也』叱之退。一日承审重案,囚语涉亲藩,卜年不问是否,奏置亲藩于辟,帝怒其离间,着锦衣卫孥交法司,重杖一百,血流被体,死而复苏,罢职闲居。犹以不得行其志为恨,旦夕懊恼,手足俱疮,疼痛异常,如受拶夹者然。延高僧到家祚禳,僧曰『官人居官多年,得无有遗憾乎』卜年告以前二事,且曰『吾为国家剪除恶党,非为私也,奈何惨遭天罚』僧曰『世间坏人亦有差等,岂可一概杀之,上帝好生,君此一念,已干天和不少。亲藩乃帝室之胄,焉可妄为波及,君欲刑人,而适以自刑,欲祸人而适以自祸,天报昭昭,君之受罚,恐不止是也』卜年不胜愧悔。

白话

张卜年,天性刻薄,任侍御史,好判人罪。曾上殿奏事说『天下的坏人,如果不用重法,不足以惩戒,凡是有犯法的人,请尽行杀戮』皇帝说『罪应从轻,与其杀无辜的人,宁可漏网不可重责,这是圣王的存心。你这样说话,才是天下的坏人』呵叱退下。一天审理一件重案,囚犯招供,涉及亲藩,卜年不问是否,上奏请惩治亲藩,皇帝愤怒,让锦衣卫将他拿至法司,重责一百,血流满身,死而复苏。罢除官职闲住,依然以自己的志向不能实现为恨,早晚懊恼,手脚皆伤,疼痛异常,如受碾压夹打的感觉。请高僧到家消灾,僧人说『您为官多年,是否心里有愧』卜年说出了这两件事,且说『我为国家剪除恶党,不是为了自己,为什么遭到上天的惩罚』僧人说『世间的坏人也要轻重,怎么可以一概杀死,老天喜生,你这一个念头,已干天和。亲藩是皇室的后代,怎么可以随便被波及,您本想惩罚他人,正是自杀,您想嫁祸于他人,恰好是嫁祸于自己,你将来要受的惩罚,恐怕不只这些』卜年不胜惭愧,后悔当初。

赞(0) 打赏
本站文章无版权,欢迎大量转载:见心博客 » 道德丛书之《法曹圭皋》贪酷类-好入人罪 文言+白话
分享到: 更多 (0)

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

见心博客简介热门搜索标签

愿以智慧灯,照亮众人心,感恩您的护持!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