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心博客
弘扬儒释道正能量

道德丛书之《富室珍言》恶例类-刻薄(七) 文言+白话

原文

毕永,以苛刻立业,凡田产与之毘连,百计侵之。及其有急要卖,则阳拒之曰『我不欲也』既去又阴使人勾之,及至则又曰『我实不欲也』其人情急,从得减价相就。及成契,则又曰『我银不便,约某日来取』至期,或以低银,或以米谷,抬算与之。灭而又减,平生所为,大都类此。后永死,其长子以人命系狱,破家而死。次子流落乞丐,死于他乡,嗣遂绝。观此则极恶之人,实极愚之人也。

白话

毕永,以苛刻成家,凡是别人家的田产与自己家的相邻,就千方百计的霸占。当有人因为急事要卖产是,他就明里拒绝说『我不打算买』等到这个人离开后,又暗中派人引诱,卖的人又来,他又说『我实在不想买』卖的人心急,只好减价出售。等到写完契约,又说『我现在钱不够,约定某一天来取』到期,或者是少给,或者是用粮食抬高价格来折算,减了又减,平生所为,大都类似。后来毕永死,他的长子因人命案被关进监狱,家破而死。二儿子流落乞讨,死在他乡,后代从此断绝。
按语:看到这里才发现,极恶之人其实才是极蠢之人。

赞(0) 打赏
本站文章无版权,欢迎大量转载:见心博客 » 道德丛书之《富室珍言》恶例类-刻薄(七) 文言+白话
分享到: 更多 (0)

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

见心博客简介热门搜索标签

愿以智慧灯,照亮众人心,感恩您的护持!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