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心博客
弘扬儒释道正能量

道德丛书之《家庭美德》宗族篇-攻讦族叔 文言+白话

原文

席益,有堂叔尚文,家资甚丰,益屡贷不偿,久而生厌,不应其请,益怀恨,欲中伤。时尚文犯赌,被获到官,通详末审,适值岁荒,斗米千钱,府县出示劝捐,尚文捐米三百石赎罪,府县以饥民待哺甚急,允其请。尚文免罪后,发愤读书,应童试,府县皆居第一入泮。益喜曰『前仇可报矣』乃赴学院出首,谓尚文系犯赌罪人,不应辱官墙。学院饬查,果有其事,褫尚文衣衿,府县均遭参处。

益姻亲富户陈某,早死,有妾春桃,生遗腹子,已十六岁,益涎其产,勾地棍孙大汉,冒认为父。云十六年前,春桃凭益买伊子作己子告官,出伪约为据,益从中证之甚力,官亦不能断。

忽有老人,傍亲不平,上堂云『某向充该坊乡约,十七年前,大汉行窃事发,充徒五年,现有案卷,渠流落在外,至前岁方归娶妻,安得有十六岁子』官检案果然,二人俱重责枷示。益自此为宗亲所不容,困苦颠沛,竟同于乞丐。

尚文由例捐知州,时值赴任,贺客盈庭,益穿褴楼衣,跪门求助,尚文曰『前此首官,叔侄之情安在?真畜类也,吾看祖宗一脉,有卖猪羊银十雨,今以给汝,若不改悔,则猪羊不若矣』益叩谢而去。后街上闲行,见春桃之子游泮,伞旗拜客,人指笑曰『此系孙大汉之子,尔作中出卖者也』益掩而羞愧,不敢回答。

白话

席益,有个堂叔名叫尚文,家里很富裕,席益多次向其借贷不偿,时间久了,堂叔生厌,不再借钱给他,席益怀恨在心,便想险害。当时尚文犯赌,被捕到官,还未详审,正值荒年,斗米千钱,府县发布告示劝捐,尚文想要捐米三百石以赎罪,府县由于饥民急需粮食,便答应了他的请求。尚文免罪后,发愤读书,应童子试,府县考都居第一。席益高兴的说『前仇可报了』就去学院状告,说尚文是犯过赌博之罪的人,录用他会玷污朝堂。学院核查,确有其事,没收了尚文的官服,府县也都遭到弹劾处分。

席益与富裕户陈某联姻,陈某早死,有妾春桃,生了一个遗腹子,已经十六岁。席益想要霸占她们的财产,勾结当地的流氓孙大汉,冒认为孩子的父亲。说在十六年前,春桃通过席益买了孙大汉的儿子当作自己的儿子,以此告官,并做伪证,竭力从中证明,官员也无法判断真假。

忽然有个老人,心中不平,上堂说『我一直在这个村里管事,十七年前,孙大汉行窃事发,充当苦役五年,现有案卷可查。他流落在外,一年前才回家娶妻,怎么可能会有十六岁的儿子』官员查考,果然如此,判处两人重枷示众。席益从此不被宗族所容,穷困潦倒,同于乞丐。

尚文由例捐出任知州,当时正值赴任,贺客满院,席益穿着破衣烂衫,在门前下跪求助,尚文说『以前你去官府告我的时候,叔侄之情在哪里?真是个畜生,我看在你我是祖宗一脉,现有卖猪羊的银子十两,全部来你,如果你再不悔改,就连猪羊都不如了』席益叩头拜谢而去。后来席益在街上闲逛,看见春桃的儿子考中了功名,伞旗拜客,人们指着这个孩子笑着说『这是孙大汉的儿子,是你当中人卖的那个孩子』席益羞愧难当,不敢回答。

赞(0) 打赏
本站文章无版权,欢迎大量转载:见心博客 » 道德丛书之《家庭美德》宗族篇-攻讦族叔 文言+白话
分享到: 更多 (0)

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

见心博客简介热门搜索标签

愿以智慧灯,照亮众人心,感恩您的护持!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