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心博客
弘扬儒释道正能量

道德丛书之《家庭美德》兄弟篇-偏听妇言 文言+白话

原文

尤守静,尤守谦,同胞兄弟也,守静娶张氏旧家女,妆奁甚薄,守谦娶汪氏,系暴发之家,妆奁甚厚,张巧而智,汪才而狡,一矜家世,一夸富有,浙成嫌隙,虽同盘饮食,不啻吴越。又有两房婢女,寻事生风,各为其主,随张者,则搬汪之是非,随汪者,则言张之过失。守静守谦听枕边之言,如奉将军之命,令到奉行,虽死无二,以致兄见弟如眼中之钉,弟视兄如背上之刺,骨肉之间,终日忿争,并无宁晷。亲友出而解纷,劝其析居以息争端,将一宅分为两院,从中塞断,两家自是不相往来,虽岁时伏腊,并不见面。

张氏连生四子,汪氏无出,不怪自已命运,反迁怒于张,隔墙言三语四,张氏又不肯装聋,阗声对敌,妯娌之间,又复哗然矣。

一日有堪舆家,谓守谦曰『君父母葬地偏左,故长房多子,若移置当中,则两房后嗣俱盛,俯迁于右首,则次枝茂,长枝绝矣』守谦信其言,多带人工,将两柩连夜改葬,守静得知,以逆弟灭伦,掘墓毁屁等事,赴县呈告,县令大骇,亲往验之,则封筑一新,松楸如故,讯得其详,援笔判曰『守静守谦,听叶底之莺声,折天边之雁翼,田荆顿萎,姜被成冰,改葬既属愚迷,毁尸尤为诬枉,各重枷示,为不友不恭者警,其张汪二妇,立拿到案,用绳缚手,坐竹兜上,背插白旗,各书长舌唆夫,离间骨肉,命游街三日释放』后守谦终于无子,守静亦家业陵替,二妇俱不令终,乃骨肉忿争之验也。

白话

尤守静和尤守谦是同胞兄弟,守静娶了张氏旧家的女儿,出嫁是妆奁很薄,守谦娶了汪氏,是暴发户的女儿,妆奁丰厚。张氏巧妙而明智,汪氏有才而狡猾,一个以家世自夸,一以富有自夸,渐渐产生矛盾。就算是在同一张桌上吃饭,也视若仇敌。又有两房婢女,寻事生风,各为其主。张氏的婢女,就搬弄汪氏的是非,汪氏的婢女,就搬弄张氏的是非。守静守谦都爱听老婆的话,视之就像军令,令到即行,就算让他们去死也没有二话。以致于哥哥见到弟弟就如同眼中之钉,弟弟看哥哥就像背上之刺,骨肉之间,整天争吵,全无宁日。亲友出面为他们解决纷争,劝他分居以平息争端,将住宅分为两个院子,从中间隔断,两家人从此不相往来,就是在过年的时候也不见面。

张氏接连生了四个孩子,汪氏无子,不怪自己的命运,反而迁怒于张,隔着墙说三道四,张氏又不肯装聋,听到后就要面对敌人一样,妯娌之间又开始吵闹起来。

一天,有个风水家,对守谦说『你父母安葬的地放偏左,所以长房多子,如果移到当中,那么两房的子嗣就会一样多,如果迁到右面,那杨长房就会绝后』守谦听信了他的话,多带人工,将棺材连夜改葬。守静知道后,以逆弟灭伦,掘墓毁屁之罪,告到了县衙,县令大惊,亲自全去勘察,看到那建一坟,坟墓上的树并未破坏,审讯得到详情,提笔判道『守静、守谦,盲目听老婆的话,空穴来风,伤了兄弟之间的感情,改葬已属愚迷,毁尸纯属诬陷,各重枷伺候,以此来警告那些不友不恭之人。将张汪二妇,立即捉拿到案,用绳子绑住手,坐在竹兜上,背插白旗,各书『长舌唆夫』四字,以离间骨肉之罪,游街三天后释放』后来守谦终归无子,守静家业衰落,两个妻子都不得善终,这就是骨肉相争的证明。

赞(0) 打赏
本站文章无版权,欢迎大量转载:见心博客 » 道德丛书之《家庭美德》兄弟篇-偏听妇言 文言+白话
分享到: 更多 (0)

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

见心博客简介热门搜索标签

愿以智慧灯,照亮众人心,感恩您的护持!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