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心博客
弘扬儒释道正能量

道德丛书之《家庭美德》父子篇-离间兄弟(二) 文言+白话

原文

清,渤海,黄甫松,弟皇甫竹,皆职员。松性刻薄,交结衙门,有武生姜封国,为谋主,遇事武断,人莫敢撄。竹忠厚无能,闭门自守而已。析居之日,松田原房产,取其美者,竹之所分,皆薄田敝庐,吞声忍受,不敢与兄较量,竹妻娄氏,心怀怨忿,每逢朔望,至城隍庙哭诉,词列姜封国为巨魁首恶。

一日,姜在松家叙话,忽瞪目谓松曰『令弟妇告我,县差来拘,要去矣』言讫昏晕,舁至家,气绝,心口尚微动,家人不敢殓。时六月,念三日也,姜初晕时,觉身与二差行,崎岖山路,天色惨淡,凄凉如深秋欲雨之时,须臾进城,街市宛然都会,遇亡过亲友,拱手之外,不交一言。至县前,两差带姜至木器店借坐,一差进衙探听消息,姜看大门外悬听审牌,有一起离人骨肉,帮占家产事,娄氏告姜封国等,看甫毕,差跑出曰『唤矣』拉姜从东角门入至堂前跪下,尹年可三十余,有上髭,无下髯,纱袍纬帽。一吏在傍唱名,唱至姜,即斥责曰『兄弟乃同胞骨肉,尔从中挑唆,帮占家产,情殊可恶』姜方欲辨,尹曰『此处不比世间,容尔利口,尔之一举一动皆有簿记,奚以辨为』命决杖六十,再候发落。唱名吏随姜至二门外,取扇搧凉,姜进前揖曰『我有老母少妻,怀抱子女,若鞯而不归,合家俱死』史仰天大笑曰『子真迂儒也,到此地者谁无母妻,谁无子女,岂能来而复回乎?但本官既有另侯发落之谕,尔静听可也』。复闻堂上传呼,姜趋入,尹曰『闻尔簿记恶端甚多,本应罚入地狱,但尔尚有五年顽福未享,可急回,传谕皇甫松,骨肉之间,宜平等公道,毋命娄氏再来缠扰』令原差速送归,到一小山顶,二差将姜推堕,一唬而苏,时已六月二十六日矣。亲友问慰,姜尽言,不敢隐,验背上杖痕,青紫宛然。松闻之,乃退赀产,竹妻亦不敢再赴城隍庙矣。姜逾五年而卒,果应神言。此乾隆七年间事,乃姜亲口述者。

白话

清朝渤海地区有个叫黄甫松的人,弟弟名叫皇甫竹,两人都是政府职员。皇甫松性情刻薄,结交衙门。有一个姓武生名叫姜封国,为主谋,遇事武断,没人敢惹。皇甫竹忠厚老实,只能闭门自守。兄弟二人分家,皇甫松的田产,都取其好的,皇甫竹分到的都一些薄田破房,但也只能忍气吞声,不敢与其比较。皇甫竹的妻子娄氏,心怀怨恨,每逢朔望,就到城隍庙去哭诉,状告姜封国为罪魁祸首。

一天,姜封国在皇甫松家聊天,忽然瞪着眼睛对皇甫松说『你弟弟的妻子告我,衙门要派人来抓,我要走了』说完后即晕倒,抬到家即断气,心口还在微动。家里人不敢收敛,当时六月初三。

姜封国开始晕倒时,发现有两个公差和他一起行走,山路崎岖,天色暗淡,凄凉的样子就如同深秋要下雨的时候。一会儿就进了城,街道就像都市的样子,除了遇到已经过世的亲友拱手作揖外,没有交谈过一句话。到县衙前,两个差带姜封国到木器店借坐,一个公差进衙门打听消息,姜封国看到大门外悬挂着听审牌,上面写的是离人骨肉,帮占家产,娄氏状告姜封国等事。刚刚看完,公差跑出来说『让你进去』然后就拉着姜封国从东角门进到堂前跪下。县令大约三十多岁,有上胡须,没有下胡须,纱袍纬帽。

一个官员在旁边念名字,念到姜封国,便斥责说『兄弟是同胞骨肉,你从中挑唆,帮占家产,情实可恶』姜封国正想狡辩,县令说『这里不比人间,容你口齿伶俐,你的一举一动都有记录,还有什么好狡辩的』下令杖责六十,然后听候发落。读名字的官吏也跟随姜封国来到二门外,取扇搧凉。姜封国上前作揖,说『我有老母亲还有年轻的妻子,女儿还小,如果我不回去,全家都会死』官吏仰天大笑说『你真是个迂腐的书呆子,到了这里的人谁没有母亲妻子,谁没有子女,既然来了就别想回去,但既然让你等侯发落,你就老实等着就好了』一会儿又听堂上高喊,姜封国再次进入,县令说『我听说你册籍上的恶事很多,本应罚入地狱,但你还有五年祖宗留给你的福报没有享尽,赶快回去,告诉皇甫松,骨肉之间,应该平等公道,不要在让娄氏又来纠缠』然后让带他来的公差速速送回。来到一个小山顶,两个公差将姜封国推下,惊慌之间忽然苏醒,当时已经是六月二十六了。

亲朋好友们前来安慰,姜封国如实相告,不敢隐藏,并让大家看他背上的杖痕,青紫宛然。皇甫松听到后,退回了之前霸占皇甫竹的资产,皇甫竹夫人也不敢再去城隍庙申诉。

姜封国五年后去世,果然应验。这是乾隆七年的事,乃姜封国亲口讲述。

赞(0) 打赏
本站文章无版权,欢迎大量转载:见心博客 » 道德丛书之《家庭美德》父子篇-离间兄弟(二) 文言+白话
分享到: 更多 (0)

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

见心博客简介热门搜索标签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