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心博客
弘扬儒释道正能量

道德丛书之《家庭美德》夫妇篇-夫贫求离(三) 文言+白话

原文

虔州,周志大,为广南县尹,生二女,长适同邑盐贾之子赵邦候。次字同官吴遵道之子庆郎,遵道殁于任,妻亦继殂,庆郎贫苦无依,志大欲悔婚,屈于众护,不得已,将庆郎入赘,相待甚薄,其次女复不贤,视郎如仆,自享珍馐,夫食粗粝,自衣文锦,夫着短褐,独侍女轻红识庆郎为非常人,早晚悫懃照管。

一日,志大花甲初周,长婿赵邺侯,治觞演戏,遍召亲友,庆郎独坐书斋,无人偢倸,自早到暮,一茶饭不至,枵腹难忍,只得寻妻求食,妻方对镜理妆,一见庆郎,变颜骂曰『今日嘉客盈门,尔人不像人,鬼不像鬼,不在书房藏拙,来此何意』庆郎告以腹馁,妻曰『尔为男子,自不能赡,反向老婆求食耶』庆郎亦怒曰『我胸罗万卷,笔有千言,何患不得富贵,尔拭目俟之』妻扯至镜前曰『尔试自照,富贵人有此褴褛否?尔宜速去,无令穷气侵人也』庆郎回至书房,自伤薄命,计欲自经,忽见轻红执灯提榼推门而入,曰『妾因伺应女客,累君受饥饿,特送洒肴,榷以充饥渴』庆郎曰『小生不才,受妻轻贱,感卿厚意,何以克当』轻红曰『此地不可一朝居,君宜速思自立之策』生曰『吾有年伯巫某,与先君交最善,今为河南布政,久欲往投,但苦路遥无费』轻红曰『妾自十二岁积聚,五年之间,约得三十金,尽以赠君,宜努力功名,妾盼君衣锦归也』庆郎连夜束装,不别而行。至河南谒巫,时巫年老无子,爱生才品,继为螟蛉。后巫内升大理正卿,进万寿圣节诗,命生代作,生词华典赡,字学酷似钟王,圣情大悦,立召廷试,钦赐进士,为翰林,转监察,巡按江西。御史行部,雷令风行,十分荣耀,抵虔境,仍布袍敝履。至志大家,见其悬彩张乐,为次女招夫,亦系盐贾之子,生昂然直入,志大一见,惊惧,语其妻曰『穷酸来矣,若放出门,必生讼端,不若闭诸幽室,饥死之,庶永断葛藤也』乃假作笑容,谓生曰『贤婿可更衣用饍,小女亦即出来相见矣』亲送至书房内,扃户而去,生清冷至晚,正在彷徨,忽闻启钥之声,乃轻红也。曰『观君衣履如故,气像轩昂,微服而来,得无故作游戏乎』生以实告,示以印章,轻红笑曰『贤夫人若肯称缓须臾,今兹荣显,谁人敢争,所配新夫,騃而且陋,亦足彰天报矣』袖出菓饼饲生,因曰『贪叙衷怀,忘却天大正事,君知今日危乎?主人闭君于此,欲置之死,以绝其患也,前后已命人防守,君插翅难越』生大惧,轻红曰『掌灯时,妾自有计脱君,君勿忧』生俟至暮,果见轻红携簪髻衫裙而至曰『今日女客甚多,婢侍如林,混杂难辨,君改妆而出,人自不觉矣』携手送出大门而别。次日生发牌到任,盛陈仪从,至周宅,志大以为按君赐拜,冠带出迎,下舆则旧婿庆郎也,惭愧欲死。生曰『翁嫌贫爱富,将女另适,翁自弃我,非我弃妻也。覆水不可再收,旧恩岂容不报,吾非倚婢轻红历来照管,两次救援,死已久矣,翁肯以尊婢抵令爱,则前怨悉消矣』志大唯唯领命,生命从役以五花官诰送进,轻红束妆毕,通辞上下,至次女房中告别,方敛袵而拜,女忽气郁痰壅,倒地不起,扪之,命绝矣,后轻红生三子,受一品封。

白话

虔州的周志大,任广南县令,生了两个女儿,大女儿嫁给了同乡一个盐商的儿子赵邦候。二女儿与同朝官员吴遵道的儿子庆郎订下了婚约。吴遵道死在了任上,妻子也相继去世,庆郎贫苦无依,志大悔婚,众人都不同意。不得已,只好将庆郎入赘,平时薄待,他的二女儿又不贤惠,对待庆郎像仆人一样,自享珍馐美味,丈夫吃粗粮,自己穿锦缎,丈夫穿粗布。只有侍女轻红,识得庆郎不是平常人,早晚殷勤照顾。

一天,志大过六十大寿,大女婿赵邦候饮酒演戏,遍召亲友,庆郎独自坐在书房里,没有人理财。自早到晚,一杯茶也没有吃到,饥饿难忍,只好去找妻子要点吃的。妻子正对着镜子梳妆打扮,一看见庆郎,变脸骂道『今天宾客满门,你人不像人,鬼不像鬼,不在书房里遮丑,来这里做什么』庆郎告诉她肚子饿,妻子说『你是男人,自己连饭都吃不上,反向老婆来要饭吃』庆郎也发怒说『我胸罗万卷,笔有千言,不愁不能富贵,你睁开眼睛看着』妻子把庆郎扯到镜子面前说『你自己照照镜子,富贵人有你这种穷酸样吗?你最好赶快离开,不要让穷气熏到别人』庆郎回到书房,自伤命薄,想要自杀。

忽然看见轻红拿着灯带着饭推门进来,说『今天客人多,实在太忙,连累您忍受饥饿,特送洒菜过来,权且充饥解渴吧』庆郎说『小生不才,受妻子轻视,感谢你的厚意,实在羞愧难当』轻红说『这个地方不能久居,您应该想办法快快离开』庆郎说『我有一个伯伯巫某,与我父亲的交情最好,现在做河南布政使,早就想去投奔,但苦于路远没有盘费』轻红说『我从十二岁开始积聚,攒了五年,现在大约有三十两银子,全部送给您做路费。您应该努力考取功名,我盼您能够衣锦还乡』庆郎连夜收拾行装,不辞而别。

到河南去拜谒巫公,当时巫公年老无子,爱惜庆郎的才华和人品,收为养子。后来巫公升职为大理寺正卿,皇帝生日时要进献一首诗,让庆郎代作,庆郎写的诗,才华横溢,字又酷似钟繇与二王,皇帝看后非常高兴,立即召见上殿,钦赐进士,担任翰林,后来又改任为监察使,巡按江西。

御史出行的队伍雷厉风行,十分荣耀,抵达虔州境内时,庆郎更换为布袍敝履,来到志大家,看到志大正在张灯结彩,为二女儿办婚事,新招的二女婿也是一个盐商的儿子。庆郎昂守进门,志大一看,惊恐万分,对他的妻子说『穷酸来了,如果不让他进来,恐怕会发生诉讼,不如把他关在黑暗的房间里饿死,这样可以永断葛藤』于是假作笑容,对庆郎说『贤婿可以换衣用膳,小女儿很快就出来相见』然后亲自送庆郎到书房内,关上门就离开了。

庆郎独自清冷到晚上,正在彷徨,忽然听到有钥匙的声音,原来是轻红,对庆郎说『看您穿着如故,却气宇轩昂,难道是微服而来?你是故意开玩笑的吗?』庆郎把实情相告,并拿出印章让轻红看,轻红笑着说『贤夫人如果能稍容一会儿,现在就能享受荣华富贵了,谁敢欺负。现在许配的这个新丈夫,又蠢又丑,这也足以彰显天报了』然后从袖子里拿出菓饼喂庆郎吃,忽然说『刚才忙着叙旧,险些忘了大事,您知道今天的危险吗?主人把您关在这里,是要置您于死地,以杜绝后患。房屋前后已经命人看守,您插翅也难飞了』庆郎大惊,轻红说『等到天黑时,我自有办法让您逃脱,请不必担心』等到傍晚,果然看到轻红带着一些女人的服饰过来,然后说『今天女客很多,婢女如林,混杂难辨,您改妆而出,人们必不能察觉』然后携手将庆郎送出大门,分别而去。

第二天,庆郎上任,盛装列队,来到周家,志大以为是朝廷有什么赐授,穿着冠带出门迎接,官员下车后,志大抬头一看,发现是过去的女婿庆郎,羞愧难当。庆郎说『老翁嫌穷爱富,将女儿另嫁,是老翁您自己抛弃我,不是我抛弃妻子,复水不能再收回,过去的恩情也不能不报。我如果没有婢女轻红的多次照管,两次救援,早已经死了,老翁如果愿意把轻红嫁给我,我们的前怨一笔勾销』志大唯唯诺诺的领命。庆郎下令让侍从拿着一张官府专用的文书去送给轻红,轻红梳妆打扮完毕后,与上下告别,然后又去周家二女儿的房间与其告别,正要撩起衣服下拜,二女儿忽然气郁痰堵,倒地不起,上前一摸,已经气绝。后来轻红生了三个儿子,全部受封。

赞(0) 打赏
本站文章无版权,欢迎大量转载:见心博客 » 道德丛书之《家庭美德》夫妇篇-夫贫求离(三) 文言+白话
分享到: 更多 (0)

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

见心博客简介热门搜索标签

愿以智慧灯,照亮众人心,感恩您的护持!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