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心博客
弘扬儒释道正能量

道德丛书之《家庭美德》夫妇篇-夫贫求离(一) 文言+白话

原文

宋时浙江厉宦之女,貌丽而悍,嫁徐秀才为妻,徐家世儒素,日用淡泊,厉氏生于宦家,眼界甚大,非嫌夫之酸腐,即笑翁姑寒俭,始犹形诸颜色,既则见于言语。久之,哗然于室,无一时安静矣。翁姑曰『尔终日吵闹,意欲何为』答曰『我乃宦室娇姿,岂能久安贫贱,惟速求遣发耳』秀才曰『买臣之妻再嫁,依然受苦,尔独不见烂柯山戏文乎』厉笑曰『买臣之妻年老貌劣,故不能嫁好人家,以我之姿容,何愁不售,尔拭目视之』秀才亦有志,即写离书,无难色,立送回家。

时秦桧当国,有表侄张防御闻厉之美,遣一媒说合,纳聘娶之,厉过张门,虽云意足,而箝束丈夫,仍使前番手叚,防御亦无可如何,惟诸事听从而已。后防御藉秦桧势力,转文阶,累升吏部侍郎,揽权纳贿,豪富莫比。

时逢上元,厉氏命于门前结彩悬灯,晚夕治酒,垂帘赏玩,傍列婢女数十,珠围翠绕,妙舞清歌,往来之人,莫不啧啧称赞,以为神仙中人。徐秀才亦扶母上街看灯,适过其门,见厉氏体统尊严,曰『渠合在此中享用,岂是我家媳妇』叹息而去。

不数年,秦桧死,高宗收其党,张拿问,正典刑,籍没家产,厉氏贫无立锥,二子复不肖,犯事在狱。厉氏自携瓦罐,至牢中送饭,过故夫家,见其门庭如故,花竹依然,泣曰『我当日,若柔顺守妇道,何致有今日哉』遂抑郁死。

白话

宋朝时浙江有一位姓厉的官宦人家,有个女儿,容貌很好但非常强悍,嫁给徐州一位秀才为妻,徐家世代儒学,每天淡泊,厉氏生于官宦人家,眼界很大,不是嫌丈夫的酸腐,就笑公婆寒酸,开始时还只是脸色不好看,后来逐渐开始辱骂。时间一长,整日吵闹,没有一刻安宁。公公婆婆说『你整天吵闹,到底想要什么』回答说『我是官宦家的贵小姐,怎能长期忍受这种贫贱的生活,只希望你们快快将我休掉』秀才说『朱买臣的妻子再嫁,依然受苦,你难道没有听说过烂柯山上的戏文吗』厉氏笑着说『朱买臣的妻子年老貌丑,所以不能嫁好人家,以我的容貌,何愁不能享受荣华富贵,你睁开眼睛看着』秀才也有志气,就是了写休书,而且毫无难色,并立即将她送回娘家。

当时秦桧当权,有表侄张防御,听说厉氏很美,派媒人说合,下聘迎娶。厉氏过门,虽说心满意足,却事事约束丈夫,整日防备,张防御也无可奈何,只好事事听从而已。后来张防御借秦桧的势力,改任文职,多次升迁,做了吏部侍郎,揽权受贿,豪富无比。

时逢上元,厉氏让仆人在门前结彩带,悬彩灯,晚上治酒设宴,垂帘观赏,旁边站着女仆几十人排成一列,都穿戴着珠翠碧玉,妙舞清歌,来来往往的人,无不啧啧称赞,认为是神仙中人。徐州秀才当时也扶着母亲上街看灯,正好经过她家的门口,看到厉氏荣华富贵的样子,说『她原来在这里享受,这那是我们家的媳妇』叹息而去。

不到几年,秦桧死,高宗惩处他的党羽,张防御被拿问斩首,籍没家产,厉氏穷无立锥之地,两个儿子又不孝,犯罪收监。厉氏自带瓦罐,到牢里去送饭,路过前夫的家门,看到家里的情况还和以前一样,花竹依然,哭着说『如果我当初能够柔顺守妇道,何导致有今天啊』不久抑郁而死。

赞(0) 打赏
本站文章无版权,欢迎大量转载:见心博客 » 道德丛书之《家庭美德》夫妇篇-夫贫求离(一) 文言+白话
分享到: 更多 (0)

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

见心博客简介热门搜索标签

愿以智慧灯,照亮众人心,感恩您的护持!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