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心博客
弘扬儒释道正能量

道德丛书之《家庭美德》夫妇篇-宠妾凌妻 文言+白话

原文

山东晁监生,家财巨万,娶妻纪氏,颇和好,又买女优轻云为妾,云有才貌,善狐媚,宠擅专房。晁遂与纪反目,分屋异处,有女尼,向纪化缘,纪留斋布施,云诬指为男僧,唆晁休之,纪气忿自缢,云遂居正室。时纪之父兄,赴巡道控告,官事未结,纪棺不敢葬,云将灵前绫幔扯下做底衣,又命仆抬棺别停,正在指挥之际,忽两目怒睁,大骂曰『尔这淫妇,生前我倒容你,你反不肯容我,先掌嘴,问敢再长舌赖人否』云遂用手自打五十,两腮登时红肿,又曰『尔跪下,脱去衣服』云解去上衣,赤身俯伏。又曰『尔这淫妇,有何廉耻,底衣系我灵前绫幔,须还我』云即脱裤,羞耻不顾,众仆妇环跪恳饶,曰『汝辈全无良心,我生前相待,何等恩情,我房中丫鬟饥寒交迫,汝辈势利,并不照顾』众叩首认罪。又曰『淫妇不日即有王法加他,不是欺我到极处,我亦不与较量』遂去。云醒问之,一字不知。后巡道提审,照婢妾逼主母律拟绞。

白话

山东有个姓晁的监生,家财巨万,娶妻纪氏,两人感情很好,又买女优轻云为妾,轻云有才貌,善于勾引男人,晁监生非常宠爱她,便与纪氏分房而卧。有个女尼,去纪氏的房间向纪氏化缘,纪留下她施斋布施,轻云污蔑说这个尼姑其实是个男僧,唆使晁监生休妻,纪氏愤恨自杀,轻云终坐正室。当时纪氏的父兄,去官府控告,案件还没有完结,纪氏的棺材不敢下葬,轻云就将灵前的绫帐幔扯下来做内衣,又命令仆人将棺材抬到别处,正在指挥的时候,突然两眼愤怒地瞪着,大骂道『你这荡妇,生前我事事让你,你反不肯容我,先掌嘴,看你还敢再长舌污蔑人』说完后就用手自己打了自己五十个耳光,两腮红肿,又说『跪下,脱掉衣服』说完后就自己脱掉了了上衣,赤着身子爬在地上。又说『你这荡妇,有什么廉耻,竟敢用我灵前绫帐做内衣,脱下来还给我』说完后,自己将底裤脱掉,全无羞耻。仆人和妇女们连连跪下求饶,又说『你们这些人全都丧尽天朗,生前我待你们何等恩情,我屋里的丫环饥寒交迫,你们这些势利小人,豪不照顾』众人叩头认罪。又说『这个淫妇过几天就会有王法来处置她,若不是欺负我到极处,我也不与她计较』说完后就离开了。轻云醒后,人们询问,一字不知。后来官府提审,按照婢妾逼死主母的律法判处绞刑。

赞(0) 打赏
本站文章无版权,欢迎大量转载:见心博客 » 道德丛书之《家庭美德》夫妇篇-宠妾凌妻 文言+白话
分享到: 更多 (0)

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

见心博客简介热门搜索标签

愿以智慧灯,照亮众人心,感恩您的护持!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