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心博客
弘扬儒释道正能量

道德丛书之《人兽之变》变犬类-负恩变犬 文言+白话

原文

苏州,吴趋坊施翁,散财结客,年逾四十,始生一子,因携数百金,至虎邱,修大士殿,忽闻剑池旁有哭声,趋视之,乃幼时同砚友桂迁也,翁急相慰,问桂曰『家贫负势债,被逼计穷,欲来此毕命耳』翁凄然,即开箧,以三百金授之,桂向大士前叩誓曰『某受施公大恩,今生若不能酬,来世亦作犬马相报』泣拜而去。既归,桂复登门谢,翁念其贫,更以枣园一区授之居,桂产一女,翁复幼为婚姻。未几,桂于枣树下掘埋金千余,即翁之父所藏也,渐致殷富,而翁家日替,夫妇相继殁,子施还孤苦无依,桂听妻孙氏言,既讳前负,且图赖婚,竟飘然徙会稽,还往投之,拒不纳,因托伊邻道及三百金事,桂曰『借贷必有券,但持券来,吾决不负彼』还闻之,愤泣而归。越数年,桂以营干入京,为诘者所诳,赀已失过半,旅寓无聊,正假寤间,忽至一大宅前,门尚闭,旁有一口,不觉两手据地而入,见堂上灯炬辉煌,一老人据案坐,即施翁也,桂惭甚,欲与拱揖,两手伏地不能起,即百与语,翁亦不答,但叱曰『畜生当死,狂吠何也』复见施还自内出,桂乃衔衣厌笑谢罪,施还骂曰『畜生作怪耶』踢之去,桂闻频呼畜生,闷甚,俯首行至厨下,见施母坐分肉羹,桂即左右跳跃蹲足言曰『夫人家尽怀旧恨耶,乞赐一胬以充饥』施母复唤侍婢曰『畜生噑噑可厌,速杖逐之』桂大惊,奔至后园,见其妻与二子俱在,审视之,皆犬形也,同顾已形,亦化为犬矣,乃大骇,问其妻何至此,妻曰『汝不记大士前誓语乎?复何言』于是夫妻父子同绕鱼池而走,腹甚馁,见有人粪,臭之气亦不恶,妻与二子先聚啖,己亦垂涎,舐之味,觉甘美,但恨其少,忽闻传呼云『主人命于诸犬中,选一肥壮者烹食』遂缚其长儿去,哀叫极惨,猛然惊觉,乃一梦也。急束装归,抵家至中堂,见旁停两柩,几上题二子名,心益悸,趋入卧室,而妻已病危,气垂绝矣。桂呼之妻,忽睁目作其长子声曰『父如何今日方归,冥王以吾家负施氏恩,父有誓在前,吾兄弟与母三人明早即往施家投犬胎,二牡者即兄弟,一牝而背有瘿者,母也,父以阳寿未尽,俟来年八月,亦当作施家犬,以践前誓,惟妹与施郎合为夫妇,独免此难耳』言讫遂绝。桂见言与梦合,惊痛交集,方欲襄殡,而全居火焚,三榇俱烬。遂携女至苏访施子消息,犹谓施既赤贫,未知漂泊何所也。及至,则门墙焕整,气象一新,问诸邻人,知施还已登第,且已娶里中支参政女,桂羞恨不知所出,觅一旧识人致悔过求见之意,且欲献女为妾,以赎前罪,施不允,恳之再三,始许一见,桂方入,突有三犬,从墙窦出,环绕哀叫,其一背上果有瘿,桂知为妻子也,痛甚,向施泣拜不起,因述前梦与妻临终之语,且云『今已家破无归,但愿恩人少开一面,纳女为婢,吾亦杂厕僮仆,终身力作,以免犬报足矣』施见其情词惨切,勉许之。择日纳其女,桂亦随居宅旁,是夕,梦妻子来辞曰『幸君悔罪,施氏祖先已为君乞免,吾母子亦得离孽躯矣』及晓,闻三犬夜来俱死,桂踰年无恙。

白话

苏州吴趋坊有个姓施的老人(以下简称为施翁)仗义好友,平时喜欢散财接济他人,到了四十岁的时候只生了一个儿子。一天带着几百两银子去一个叫虎邱的地方修建观音大士殿,忽然听到在剑池旁有哭声,施翁急忙去看,原来是幼年时的同学桂迁。施翁上前安慰并问他这是怎么回事?桂迁说『家里穷又欠一家有钱人的钱,被逼无奈,来这打算寻死』。施翁不忍,便给了桂迁三百两银子,桂迁在观音大士前发誓说『我受施恩,今生若不能报答,来生愿做犬马报之』然后拜泣而去。后来桂迁又到施翁家登门拜谢,施翁看他贫穷,又把家里的一块枣园给了他。后来桂迁生了一个女儿,施家又与桂迁的女儿定下婚约。过了一段时间,桂迁在枣树下面挖出来上千两银子,银子是施翁父亲藏在枣园里面的。桂迁得到银子后慢慢的富裕起来,而施翁的家境逐渐贫穷。施翁夫妇过世后,留下一个小儿子施还孤苦无依,桂迁听从妻子孙氏的话,不但不承认婚约,而且不想还钱,竟然举家迁到了会稽(地名)。过了不久,施还前来投奔他,桂迁不收留,又对桂迁说起过去父亲曾借给他的三百银子的事,桂迁说『如果我真的向你父亲有借贷过,那一定会留下凭据,只要你拿着凭据过来,我一定会还』。施还听到后,伤心哭泣而归。过了几年后,桂迁进京办事,被人坑骗,家财丧失过半,在旅店里休息时,梦到自己来到一个大宅门钱,门是关着的,门旁有一个洞,自己不知不觉就爬在地上从门洞钻了进去,看到堂上灯烛很明亮,有一位老人做在捉按后面,就是施翁。桂迁自觉羞愧,想要上前打招呼,发现自己两手爬在地上,不能起来,屡次和施翁说话,施翁也不回答,只是大声骂道『你这个该死的畜生,在这狂叫什么』又看见施还从屋子里面出来,桂迁用嘴巴含着施还的衣服谢罪,施还骂道『你这个畜生做什么怪』一脚将他踢开。桂迁频频听到他们叫自己畜生,心里非常气愤,然后爬到厨房里面,看见施还的母亲坐着往碗里盛肉汤,桂迁就跑跳到施母的前面蹲下说『夫人全家都记着旧狠,能否给我一块肉吃呢』施母叫婢女过来说『这个畜生一直叫个不停,实在讨厌,块用棒把它赶出去』桂迁大惊,连忙跑到后园中,看到他的妻子和两个儿子都在这里,又仔细一看,全部都是狗的样子,回头看自己,发现也变成了狗,桂迁大惊,问他的妻子为什么来到这里,妻子对他说『你难道不记得在大士面前发过的誓了吗?这还能说什么?』于是父亲和孩子一同绕着池塘行走,肚子里面非常饥饿,看到有人的粪便,也不觉得恶臭,妻子和孩子先吃,自己在旁边垂涎三尺,上前甜食,觉得非常美味,只恨太少了。忽然听到有传报声说『主人让在狗里面找一只肥胖的杀掉烹食』然后就过来把他的大儿子捉了去,哀叫声非常凄惨,忽然惊醒,这才知道原来是个梦。桂迁连忙收拾好行李回家,回家后发现进了中堂,看到旁边放着两口棺材,上面写着他两个儿子的名字,桂迁心里更加害怕,连忙跑进卧室,发现妻子也已病危,只剩下半口气。桂迁呼喊,妻子忽然睁开眼睛用他大儿子的声音说『父亲为什么现在才回来,冥王因为我家负施家的恩,父亲有誓言在先,我们兄弟二人和母亲明早就要到施家投犬胎,两个公的是我们兄弟二人,还有一只母的且背后有个瘤子的我母亲,父亲你因阳寿未尽,到明年八月也要到施家投犬胎,以践前誓,唯独妹妹因为与施翁的儿子有婚约,可免此难』说完后即死。桂迁听到妻子说的话和自己梦到一模一样,悲痛交集,正要装敛,突然房子起火,三具尸体都被烧了,家产也荡尽。而后便领着女儿到了苏州,寻访施还的消息。心想,施还身无分文,怕是不知漂泊到那里了,到了施家后,看到门墙涣然,气象一新。问邻居的人得知,施还已及第(考中进士),娶了支参政(官名)的女儿。桂迁听后羞恨不已,没脸去见,便找到了一个旧相识,代他向施还表达悔过求见之意,并且说把女儿给施还做妾,以赎前罪。施还不见。后来恳请再三,才让桂迁进来,桂迁刚进大门,就看见从墙洞里跑出三只小狗,围着桂迁哀嚎不停,其中一只,背上有瘤,已知是他妻子,桂迁顿时哀痛至极,向施还泣拜不起,并和施还说了他妻子临终时说的话,又说家已破败,无家可归,希望恩人能稍开一面,让女儿做你的奴婢,自己也愿终身做你的奴仆,希望这样能免去来生为犬的报应,施还见其情词惨切就勉强答应了。施还择日将桂迁的女儿纳为妾,并安排桂迁住在旁边。当晚梦到妻子前来辞行说『万幸你能够忏悔自己罪行,施翁替我们求情,我们母子三人即将脱离畜生道』天明的时候,看到三只狗全部死去,第二年桂迁没有死。

赞(0) 打赏
本站文章无版权,欢迎大量转载:见心博客 » 道德丛书之《人兽之变》变犬类-负恩变犬 文言+白话
分享到: 更多 (0)

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

见心博客简介热门搜索标签

愿以智慧灯,照亮众人心,感恩您的护持!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