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心博客
弘扬儒释道正能量

道德丛书之《人兽之变》贤牛类-义马护主 文言+白话

原文

张公元生尝见一西客,以驴马负运皮货,内一马脊背破烂,血肉淋漓,卧不起,客鞭之数百,马辗转于地,终不能起立,公恻然曰『是马想不能负运,何苦加鞭』客曰『不如此,然则弃之乎』公曰『何不卖去』曰『元黄如是,其谁肯受』公问索价几何,曰『昔以三十金买得,今惟求一半足矣』公如数与之,客另雇马负货去。是时,人皆笑公愚,且谓马必不起,公试牵之,马乃勉强支持起,遂牵至家,调养月余,脊愈后,肥健而驯,从不惊蹶,大称公意。一日,骑至亲友家赴宴归,公因过醉,行不数里,己在马背上睡熟矣,路经山麓,旁临深涧,崎岖难行,马至此不前,而公睡如故,马大嘶,公亦不醒。寻日已西沈,马长嘶不辍,村人问马声有异,觇之,乃公也,急唤醒焉公,讶曰『马若冒险前行,祸必不测,马诚不负余哉』后马死,公泣而埋之。伏柜谁怜缕喘存,俯鞍沈醉怯黄昏,青山埋骨频挥泪,何日驽骀再报恩。(徐太史诗)

白话

书生张公元曾见到一位西方的客商,用驴马驮运皮货,其中一匹马的背部破烂,血肉淋漓,躺在地上,客商不停的鞭打它,马在地上打滚,始终不能站立,张公难过地说『这匹马已经无力再驼运货物了,为什么要这样鞭打它』客商说『如果不这样,就只能抛弃它了』张公说『为什么不去卖了它呢』回答说『它现在这个样子,谁肯买呢』张公问要价多少,回答说『过去是用三十两银子买的,现在只求一半就好』张公如数给了他,客人另外雇马驮货而去。当时,人们都笑话张公愚蠢,而且说这匹马一定不会站起来的的。张公试着牵马,马勉强支撑起来,于是拉回到家,经过一个多月的调养,脊背上的伤口逐渐愈合,而且肥壮驯服,从没有惊厥过,张公非常喜爱。一天,骑着马到亲戚朋友家赴宴回来,张公醉得很厉害,走了几里,就在马背上睡着了,经过山脚时,旁边是一道深渊,崎岖难行,马走到这里后停止不前,而张公依旧熟睡,马大叫,张公还是不醒。不久太阳西沈,马长叫不停,村里人听到马的叫声有些怪异,前去查看,发现张公骑在马上,连忙将张公唤醒后惊讶地说『如果马冒险前行,必然身受其祸,马确实没有辜负我呀』后马死,张公哭着将它埋葬。

伏柜谁怜缕喘存,俯鞍沈醉怯黄昏,青山埋骨频挥泪,何日驽骀再报恩。(徐太史诗)

赞(0) 打赏
本站文章无版权,欢迎大量转载:见心博客 » 道德丛书之《人兽之变》贤牛类-义马护主 文言+白话
分享到: 更多 (0)

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

见心博客简介热门搜索标签

愿以智慧灯,照亮众人心,感恩您的护持!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