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心博客
弘扬儒释道正能量

道德丛书之《冤孽》夙孽篇-夙孽(四) 文言+白话

原文

康熙二年,虞山粮道署,有张瑞昌者,附收属邑解银二百四十两,未及归库,暂存笥中,随奉遣往郡,越三日归,启橐视之,衣履如故,而银已荡然矣,惊询旁人,咸未曾启户而入者。张仆吴勤,独卧于户侧者,曹仆陈美,即闻之于道主,命发捕究之。是日,拷掠竟夕不得,次日又穷治之,而终不得。张掾诉之于城隍,又诉于南庄神。十七日神下乩入暑,周迥环绕而出,少顷,同掾有曹璘者,正冠伏几,厉声疾呼曰『唤张瑞昌』众往视之,乃神语也,昌至,神曰『尔失银,乃曹璘之仆陆贤盗去,而曹璘不知也,贤于初十丑时,盗银持归,欲以授伊父,将银百两陈之大门靠櫈,适璘父出,贤慌,却步而走。时有棻佣吴茂歇凉户外,乘间而入,挈以持归,讵意非其所有,持银至家,母即身故,孩儿痘殇,吴茂亦患疫,相继而死,总以不义之故,贻害一门也。其五十两一封,又家人窃见分散,已不可追,又九十两,现藏楼下床底,可令曹璘押陆贤速取,众欲将陆贤究讻,又厉声曰『勿加刑,小孩子饭且不知饱,作此歹事,自有报应,多拜上卢老爷,打轿去』言毕,曹乃苏。少顷,复作差语云『我姓陆,乃城隍庙西班顷,南庄移会我主,特奉差来此,银已换双皮纸包,盍往取之,我兄弟惟好杯中物耳』曹遂苏,茫然不知所以。众以告,曹乃挑灯作揭,亦欲诉之于庙,仍疑众之诬诋也。次早起,欲谒庙,即押贤取银,忽又伏枕曰『吾乃城隍也,为昨日事,往拜南庄,道经此,见曹璘睡,借他说一明白,这银子是陆贤偷去,曹璘并不知,即吴勤、陈美却是因果。前三世,阵贤是毛家丫鬟,而陈美乃小厮也,毛家将银十一两三钱,置之桌上,小厮盗去,害丫鬟逼打,了鬟身死。美因孽重,一世变猪,二世变狗,吴勤不应将大棍击之,又将滚水泡之,所以有此一椿孽报,即张瑞昌亦因前世欠银一百二十两,今不该失去一百五十两,多了三十两,俱令其担承,若再赔补,则寃寃相报,将何底止。故令陈美、吴勤与之说明,消其怀怨可也』又唤孙瑞、陈天霖,你众人前有禀单,昨晚差皂隶沈卿来此查察,见曹璘又写一单,说你两人寃他,曹璘速取单来,果于箱内取出,两掾诉称,口述南庄之言,并寃他言语,随命判官取笔,销此一椿公案,又云,曹璘,你妻奉斋,并女儿,与他何干,都写单上,存银九十两,陆贤藏之床下,上将瓦盖。昨晚使女取炭,又取去三两,止存八十七两,可速取之,迟则又散,总是因果报应。幽冥之中,纤毫不爽,陆贤自有报应,又瞩众掾,在公门中正好修行方便,做好人,凡人行不好的事害人,不必实有是事,只一起了念头,便是作恶了。凡人有子无子,皆是前囚,神明将手自指心窝画云『若要求儿子也不难,只在这点不壤便有了』言毕而去。众许酬拜云『我是一县之主,岦是为炊食小节,因见你等心念志诚,来此说一明白,我回县矣』曹乃醒,众告惊愕。璘即归,从床下索之,果于瓦下得二封,先开视,俱是白石灰,曹犾愤然,未至县二十里,启封,则银也,乃共怪异,至县较兑,果八十七两,可见冥冥之中,报应如此之速,特刊布以警后人。

白话

康熙二年,虞山粮道署有一个叫张瑞昌的人,收取属邑解银二百四十两,还没来得及入库,暂时保存在箱子中,朝廷派遣他去郡城办事。三天后回来,打开箱子一看,衣服鞋子都在,而银子已丢,张瑞昌惊讶的询问旁人,大家都说没有人开门进来,只有张瑞昌的仆人吴勤独自在门边居住。曹璘的仆人陈美,把这件事上报给了道台,道台下令捕役去追查。当天,张瑞昌将吴勤拷打审讯了一夜,没有招认,第二天继续拷问,还是没有招认。张瑞昌到城隍庙诉告,然后又到南庄神前诉告。本月十七日,神明降乩到官府,在衙门里环绕一周而出。过了一会儿,有个叫曹璘的同僚,穿着官府爬在桌上睡觉,忽然高声大叫说『叫张瑞昌过来』大家过去看,曹璘还在睡梦中。张瑞昌带到后,曹璘说『你所丢失德银子,是被曹璘的仆人陆贤所盗,曹璘他并不知道。陆贤在初十日丑时,拿着银子回家,想交给他的父亲,将银子一百两放在的大门旁边的靠櫈上,正好遇到曹璘的父亲出来,陆贤惊慌,撒腿就跑。当时有个叫吴茂的卖菜人在户外歇凉,乘机而入,把这一百两银子拿回了家。熟不知银子非他所有,卖菜人拿着银子回家后,母亲随即亡故,孩子得了痘疹,吴茂也感染上了瘟疫,三人相继而死,总因不义之故遗害全家。陆贤手中的一百四十两,其中一袋五十两,被他的家人发现后平分,已无法追回。另外九十两,现在藏在曹璘楼下的床底,可让曹璘带着陆贤去取。众人想要将陆贤捉拿询问,城隍厉声说『不要加刑,他是个小孩子,不懂事才做了这些坏事,日后自有报应。多拜上卢老爷,打轿去(不知何意)』说完后,曹璘苏醒。过了一会儿,又用官差的语气说『我姓陆,在城隍庙西班中任职,南庄神通告我主,特奉差来此,现在的银子已经更换为双皮纸包,还不赶快去拿,不然就会被我家兄弟拿走』说完后又苏醒,完全不知道刚才发生的事。大家告诉了他,曹璘随即点灯书写诉状,也想要去城隍庙中去状告,但仍然怀疑是别人瞎说。第二天一早准备去城隍庙,想要先押着陆贤去取银子。忽然又伏在枕头上说『我是城隍,因为昨天的事情,我去拜见南庄神,经过这里,正好看见曹璘在睡觉,我就借着他的嘴将此事说个明白。这个银子是被陆贤偷去,曹璘等人都不知道。至于吴勤和陈美二人都是因果所牵。前三世,陆贤是毛家丫环,陈美是毛家的小厮,毛家将银十一两三钱放在桌子上,小厮偷走,害的丫环被逼打,丫环身死。陈美因罪重,一世变猪,二世变狗。张瑞昌不应该用大棍去打吴勤,还用开水烫他,所以这又成一椿冤案。张瑞昌因前世欠银一百二十两,现在本不该失去一百五十两,多丢的三十辆也让他全部承担,如果再多赔偿,那就寃寃相报,没完没了了。这我会让陈美和吴勤对他说明,以消除他心中的怀怨恨』又对孙瑞和陈天霖说,你们以前也有秉单,昨天晚上我派差役沈卿来这里查察,见曹璘又写一个禀单,说你们二人冤枉他,曹璘快把禀单取来,曹璘果然在箱子里将禀但取了出来。孙瑞和陈天霖而人叙述之前在南庄神面前所说的话,并叙说了冤枉曹璘的言语。城隍随即命判官拿起笔划去这一椿公案。又说,曹璘,你的妻子供佛吃斋,还有你的女儿,与他们何干,为什么把他们也都写道禀单上,剩余的九十两银子,陆贤藏的床下,用瓦盖着。昨天晚上陆贤他让女儿取炭,又从里面拿了三两,现在只剩下八十七两,快去取走,晚了又会散失,全都是因果报应。幽冥之中,丝毫不差,陆贤自有报应。又嘱咐大家,在公门中,正好修行方便,要做一个好人,凡是做不好的事害人的人,不一定要真有其事,只是起了念头,就已经做恶了,凡人有没有儿子,都有前因。城隍将手指着心窝说『想求子也不难,只要在这里下功夫就有了』说完后就要离开,大家答谢拜想要报答,城隍说『我是一县之主,岂是为了你们的报答,只因为看见你们心念志诚,才来这里说个明白,我回县里去了』说完后曹璘醒来,众人把刚才的事告诉了他,曹璘惊愕。曹璘马上回家,从床下去找银子,结果在瓦下找到两个袋子,开始时打开一看,里面都是白石灰,曹璘有些气愤,走到离县二十里的地方,又打开一看,里面竟然成了真银,众人都感到奇怪。到县后进行校对,里面果然是八十七两。可见冥冥之中,报应如此之快,特以此警告后人。

赞(0) 打赏
本站文章无版权,欢迎大量转载:见心博客 » 道德丛书之《冤孽》夙孽篇-夙孽(四) 文言+白话
分享到: 更多 (0)

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

见心博客简介热门搜索标签

愿以智慧灯,照亮众人心,感恩您的护持!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