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心博客
弘扬儒释道正能量

道德丛书之《冤孽》投生篇-投生索债(三) 文言+白话

原文

梁柱石者,睢陵之富室也,有一子,甚爱之。顺治末年,子十九岁,病笃,梁悲痛不胜,子忽直呼父名而告曰『吾前生徐州某也,有三百金,与汝前生同贾,吾病痢于中途如厕,汝乘隙以利刃刺吾胸死,而又自割手出血,证吾家以盗死。吾没后,遂生睢陵王氏,二十年前,王某即吾也,汝后吾三年死,亦生睢陵,即今汝也。昔年吾觅汝不得,偶入县纳条银,忽遇汝柜间,吾怒甚,奋拳击汝,吾亦不自知其所以也。汝因吾素无一面,反不介意。吾归数日,愤闷而死,故遂生为汝儿,今十九年矣,计吾痘时,汝费若干,延师费若干,聘媳费若干,考试拜门生费若干,其余零星小费共若干,银已还清,但命未偿耳,然汝遇我甚厚,吾不忍言,当别去第,恐阴府不能宥耳』遂死。柱石旦夕哭之,语人曰『吾子孝而慧,恐吾悲,故设为此言耳,天下岂有父子大伦而如是乎』未几,手砺一鎗,或问之,答曰『今年岁歉,吾处穷乡,藉以自卫耳』一日,以柄着墙,以锋着胸,忽大呼曰『儿待吾自撞可也』遂奋身向刃一撞,而鎗已人胸七八寸,钉于脊骨之内矣。

白话

梁柱石是睢陵的一个富人,有一个儿子,非常疼爱。顺治末年,儿子十九岁,病得很重,梁柱石悲痛不堪,儿子忽然直呼父亲的名字,告诉他说『我前生是徐州人,有三百两银子,与你在前生一起做生意,我患痢疾,在途中上厕所,你乘空用锋利的刀子刺入我的心脏而死,然后又割破你自己的手,以此向我家证明,我是被盗贼杀死。我死后,就投生在睢陵王氏家中,二十年前,王某就是我。你比我晚死三年,也投生在睢陵,就是现在的你。当年我找你不得,偶然到县衙缴纳条银,忽然在柜子后面遇到你,我当时非常生气,挥拳打你,当时我自己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。你因为我们素未谋面,反而不介意。我回去几天,愤闷而死,然后又投生做了你的儿子,现在已有九年,我得痘诊时,你花费若干,为我请老师,花费了若干,为我娶媳妇,花费了若干,我考试又花费了若干,其他零星小费,共若干,现在银已还清,但命还没有偿还。然而,你待我很好,我不忍心报复,现在就要离开了,但恐怕阴府不会放过你』说完后即死。梁柱石早晚痛哭,对人说『我儿子孝顺而且聪明,他是怕我悲心,所以才用这样的话安慰我而已,天下哪有这样的父子关系』不久,手磨一枪,有人问他,回答说『今年年岁歉收,我处穷乡僻壤,用以自卫』一天,把枪柄顶在墙上,将刀头对着自己胸脯,忽然大喊『儿子,等我自己去撞』于是奋身向刀一撞,枪已入胸部七八寸,刺入脊骨之内。

赞(0) 打赏
本站文章无版权,欢迎大量转载:见心博客 » 道德丛书之《冤孽》投生篇-投生索债(三) 文言+白话
分享到: 更多 (0)

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

见心博客简介热门搜索标签

愿以智慧灯,照亮众人心,感恩您的护持!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