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心博客
弘扬儒释道正能量

道德丛书之《冤孽》投生篇-投生寻仇(六) 文言+白话

原文

云南,嵩明州,某甲者,时于乡间行小惠,乡里多悦之,惟遇公门中人则视若仇雠,每竭力把持阻挠,虽颇于地方有益,而结怨巳深,故平生踪迹,不轻人城。偶值嫁女之年,入城购杂物,猝遇胥役,押之入衙,白于官,搜求旧案,当将某甲杖责,并枷号发往该乡示众,兼有两役,押解而行,适遇一深水渡,某甲无地自容,遂赴水死。时州牧赵某,安坐堂皇,闻之亦不介意,半年后,牧昼而假寐,恍惚见某甲昂然直人,俄顷之际,内室巳报育麟,赵本无子,合署称庆,独赵深抱隐忧,于是自撰疏文,为设醮坛以禳之,几及年余,忽萝寐又见某甲来曰『余在乡里,素有善称,并无欺压平民之事,不过替人调解,何至必不相容,即欲惩我,亦何必辱我于乡里,非逼我命而何,今为汝子,见汝时时有自悔意,冤不可结,我今去矣』言讫不见。梦骤醒,则内傅公子暴疾逝矣,中外皆来劝慰,而赵暗忖,如释重负,后亦寂然。

白话

云南嵩明州有一个乡民某(以下简称某甲),常常在乡里施行小恩惠,乡里的人都很高兴,唯独遇到公门中人则视若仇敌,常常与其对抗,虽然在某种程度上对地方有益,但结怨太深,所以平时很少进城。后来到了女儿出嫁的时候,进城买杂物,突然遇到衙役,将他押到衙门告官,搜寻旧案,当即将他打了板子,并带上枷锁发往乡里示众,由两个衙役押解。恰巧遇到一坐深水桥,某甲无地自容,于是投水而死。当时嵩明州的刺史赵某,安坐不闻,听说了也不介意。半年后,赵某白天打盹,恍惚看见某甲直入厅堂,很快,家里来报说夫人生了儿子。赵某本来没有儿子,衙门中的人一起向他道贺,只有赵某深怀忧伤。于是亲自撰写疏文,设醮祈禳来消除灾难。又过了一年,忽然在睡梦中又看见某甲来,说『我在家乡一向有好名声,并没有做过欺压平民的事,不过代人调解,为什么这样不相容?即使要惩罚我,又何必在家乡里羞辱我,非要逼死我不成?现在我做了你的儿子,看到你时时有自悔之意,冤仇不宜结,我今天就要走了』说完后不见。赵某突然醒来,家里传来消息说,公子突然生病去世,朝廷内外都来劝慰,而赵某如释重负,后来一直没有再生儿子。

赞(0) 打赏
本站文章无版权,欢迎大量转载:见心博客 » 道德丛书之《冤孽》投生篇-投生寻仇(六) 文言+白话
分享到: 更多 (0)

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

见心博客简介热门搜索标签

愿以智慧灯,照亮众人心,感恩您的护持!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