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心博客
弘扬儒释道正能量

《巧谈》因果报应公案之夫妻巧遇(二)

原文

沪之西有蒋生者,风流潇洒,博学多才,幼失恃,父为巨贾,继母周氏,生一子,厚己子而薄生。父殁,周氏掌家政,居处不惯无郎,与记室赵某结不解缘,生年逾弱冠,尚不为婚,生有舅,怜之,商之周氏,周氏露纳贫家女,诸事草草,聊以塞责,女李氏,举止娴雅,具大家风,而周氏待之虐,少不当意,即呼斥随之,且以某赤贫,无奁具。时复揶揄之,百端踩躏,而女处之泰然,无少怨诟,生大不忍,筹迁居,女不可,后有介绍蒋生于津埠某富翁家为西席者,女怂恿之,乃治装行,依依而别。周妬女甚,欲谋之已久,不得隙,至是私庆得计。家有僕,名炳生者,一无恶不作之黠僕也。主僕相谋,诡计百出,一日,女方倚妆阁作女红,忽获蒋生电云『卧病月馀,药石无效,气若悬丝』不禁大号,禀告周氏,欲往侍疾,周氏慨许之,命炳生伴之,行抵津后,止于逆旅,须臾炳生偕一老媪云『来自生处」女随之往,至则屋仅一一楹,景现肃然,媪即辞去,堂上一白髮老媪,延女坐旁,一少年颇风雅,女匆匆询生近况,妪愕然不知所对,女知有异,乃述来意,并示函电。少年接视,急谓老妪日「误矣误矣,此吾总角交,蒋君之夫人也,我当嫂,恨彼伧奴,既离人之伉俪,复陷入于罪恶,幸遇我,否则殆矣』翌日,少年偕女往访蒋生,至则无恙,相顾骇愕,适从何来,遽集于此,悲欢离合,有非言语所能形容者矣。‘女乃具述姑氏无状,‘历历如绘,蒋生叹曰:『人情险恶,一至于此』越数日,生得家书『谓女不惯独处,每盛妆出,禁之盆肆,今效红拂私奔,虽侦骑四出,查如黄鹤,不欲声扬,致贻门第,羞希见字,后亦勿深究云』生读后付之一笑。年馀,生得舅氏书,述周氏将遗产荡尽,并遭回禄,周及幼子俱罹于难,草草棺殓,无人料理云。

白话

沪西,有位姓蒋书生,风度潇洒,博学多才,幼年失去了依靠,父亲是一个商人,继母周氏,生了一个儿子,对自己的孩子好,而薄待蒋生。父亲去世后,周氏掌管家务,不能守节,和一个做记室的官吏赵某有染,生年过二十岁,还没有成婚,生有个舅舅,可怜蒋生,便和周氏商量,周氏便给蒋生找了一个贫穷人家的女儿,许多事情草草了之,姑且以应付。妻子李氏,举止娴熟文雅,具有大家风,周氏常常虐待她,少不满意,立即呼叫排斥,让李时随她心意,并说她出嫁时没有嫁妆。后来有人介绍蒋先生在天津一个富翁家作教书先生,李氏非常赞成他去,于是整治行装,依依告别。周氏非常嫉妒李氏,想加害她,考虑了很久,没想出办法,到这时才暗自庆幸。家里有一个叫名炳生的奴仆,是一个无恶不作狡猾之徒。主人和仆人互相谋划,诡计百出,一天,李氏正在做女红,忽然收到蒋生电报说『生病卧床一个多月,药物没有效果,气若悬丝』李氏不禁大叫,禀告周氏,想去伺候蒋生,周氏慷慨答应,命令炳生相伴。走到渡口后,停在旅馆,一会儿炳生和一位老太太过来,说『她是从蒋生那里过来的』李氏便跟着她一起走,到了地方,看到只有屋一间,非常贫寒,老太太马上告辞离去。堂上一个白发老太太,请李氏坐在旁边,一个少年很高雅,李氏便匆匆询问蒋生的近况,老婆婆惊愕,不知道怎么回答。李氏立刻就知道这里有事情,于是和他们讲了来意,并拿出电函。少年接过来一看,加紧对老妇人说『错了错了,这是我童年交,蒋先生的夫人啊,我要叫嫂子。只恨那些个仆人,不仅要拆散人家的家庭,还要污蔑人家,幸亏遇到我,否则就危险了』第二天,少年和李氏去看望蒋先生,到了一看蒋生根本没有病,相互惊讶,悲欢离合,有非语言所能形容的了。李氏和蒋生诉说周氏的恶毒,历历如绘,蒋先生感叹说:『人情险恶,一至于此,夫复何言,所幸化险为夷,破镜重圆,这难道不是上天的护佑吗』过了几天,蒋收到家里信说『李氏不习惯独处,每次盛妆出门,越拦着越厉害,现在已经和别人私奔了,我们四处寻找,也没有找到,不想声杨家丑,侮辱门第,希望你收到信以后也不要再深究了』生读后交付的一笑。过年以后,将生收到舅母的书信,说周氏已经将遗产荡尽,同时遭遇火灾,周氏和她的小儿子都被火烧死了,草草装殓,没人料理。

赞(0) 打赏
本站文章无版权,欢迎大量转载:见心博客 » 《巧谈》因果报应公案之夫妻巧遇(二)
分享到: 更多 (0)

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

见心博客简介热门搜索标签

愿以智慧灯,照亮众人心,感恩您的护持!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