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心博客
弘扬儒释道正能量

《巧谈》因果报应公案之父子夫妻巧遇

原文

湖广襄阳姚长者,家资巨万,世袭锦衣卫,生一子,名崑郎,年六岁,兴羣儿上山嬉戏,至暮不归,遍觅不得,以为被虎狼所伤,付之无可奈何,岂知郎被流丐拐至武昌,亦卖与姚姓,为子久而渐忘家乡,年十八,亭亭一表,博通今古,因继父母双亡,丁忧在家,不能应试,邻有张毅斋,原任江南监司,遭世乱,隐居武昌,生一女,名倩倩,与郎同岁,见邱老成器量,欲以女妻之,恐其年幼,少历练,而谓曰「处乱世之道,宜习一何业』叉日『惟出外经商,既可觅利又可历练世务』邱苦无本,张出赀贷之。因思其父在日,会在松江贩布,行中尚有欠账未楚。遂别张,径往松江,执父旧券讨前欠,耽延末得即归。时姚长者自崑郎失后,娶数妾并不生育,屡欲螟蛉,无中意儿,因思江南人才之地,必有堪为嗣者,扮为贫老,敝袍旧履行至松江,天缘相凑,恰与郎同寓,郎一见加礼,十分敬重,长者曰『老汉穷朽,何足当客官过谦」郎曰『翁姓姚我亦姓姚,皆係湖广人,见翁如见我父,安敢不敬』越数日,敬不稍衰,长者察其诚也,笑谓曰『我年俞六十,尚无子,尔肯为我后乎?』郎曰『吾父母双亡,时切风木之悲,今得翁以父事之,可慰平生思慕之志,何不可之有』郎拜为父,一切起居侍奉小心翼翼,过于亲生,长者犹恐其伪,假意苛求,或嫌饮食不佳,或云做人不妥,动加呵斥,郎并无怨言,惟跪而认过,曆试无异。遂命收拾行李回家,郎曰『账目未清,去何速也」长者曰「儿以吾为穷老人乎?吾为无子,四处求贤,今得儿,继后有人矣,吾家财素丰,世袭三品官,儿随我回,不愁不富贵,欠赈何足介意。一父子登舟,将近武昌,长者
取黄金三十两付郎曰「以此还张姓之欠,还毕即至襄阳家中相见』父子遂分路,郎至武昌见城郭残破,张氏之居已被焚毁,寻人问之云『张起复原官,领兵勦贼,两月前,张宪忠破城,其女已被掳』又有人云『贼所掳妇女装入布袋,发卖十两一口,生念现有之金可作赎资,倘张女在内,亦足以报其德矣,遂至贼营,赎同三十袋启视之,多老丑,无张倩娘,有一媪,姓姚,襄阳人,郎老父之妻,係贼破襄阳所掠者,生喜认母,道其故,媪亦大喜曰『张倩娘与吾同拘一室,此女美而多智,被掠时,用巴豆末涂面,如生恐疮,贼不敢近,白布袋有血点者是也,儿速往,伺未卖也』郎取银买回,果倩娘也。遂资助众难妇各回,携母与女同家,至则父已先归,幸赀财埋地中,未为贼取,见郎与妻同回,夫妇相持痛哭,细问得其详。父曰「儿能敬老,无又而得父。吾能慈幼,无子而得子,皆天数也』遗人寄书达张道喜,张覆书云『此子久欲赘之为婿,今为翁子,小女又在尊府,天缘奇遇,宜择吉合卺』女亦知父有此意,并不推辞,遂成伉俪。一日,郎洗足,母见其足心有七星纹,曰『吾所失之子亦有此纹,儿莫非是崑郎乎?』郎日『儿并非武昌姚氏子,记幼时上山游嬉被拐,馀皆不记矣』母以告父,共认之,真其子也!一家欢庆,不啻登仙。郎鼎革后,为颢官,姚张
二姓世为婚姻不替。

白话

湖北襄阳有个姓姚的长者,家资巨万,世袭锦衣卫,生了一个儿子,名叫昆郎,年仅六岁,和一群小孩儿上山嬉戏,到了晚上不回家,到处找不到,以为是已经被虎狼所害,想找回也无可奈何。

原来昆郎是被流丐拐到武昌,也卖给了一个姓姚人,时间一长,昆郎慢慢就忘记了家乡,十八岁,亭亭一表,博通古今,后来因父母双亡,在家守孝,不能参加考试。有个邻居叫张毅斋,原任江南监司,遭逢乱世,隐居在武昌,生了一个女儿,名叫倩倩,与昆郎同岁,见昆郎老成有度量,想把女儿嫁给他,可又恐怕他年幼少历练,便对他说『生逢乱世,应该学点本事才能成家立业』又曰『只有外出经商,既可以获利,又可以得到历练』昆郎苦于没有本钱,张出资产借贷给他。然后想他的父亲在的时候,在松江贩布,哪里还有一些欠账没有追回。于是和张毅斋辞行后,直接前往松江,拿着父亲留下的旧券,讨回欠款,讨了很长时间也没有讨回,便打算回家。

当时姚长者自从昆郎走丢后,又娶了好几个妾,可惜全都不生育,多次想领养一个孩子,也没有找到满意的,心想江南是出人才的地方,一定可以找到一个孩子可以继承家业,然后就扮为贫苦的老人,穿着旧鞋子走到松江,天缘相会,恰好与昆郎同住,昆郎一见姚长者,十分礼貌,非常敬重,长者说『老汉我穷且腐朽,有什么值得你这样尊敬的呢?』昆郎说『老翁姓姚我也姓姚,都是湖广人,看到您像见到我父亲,怎么敢不敬?』一直住了几天,尊敬之意一点都没有减退,姚长者观察他确实是真诚的,就笑着对他说『我已经六十了,还没有孩子,你肯做我的儿子吗?』郎说『我父母双亡,一直感到无处尽孝,如果能像父母一样伺候您,可慰我思念父母的心情,为什么不可以呢?』昆郎便认姚长者为父亲,一切起居,侍奉的小心翼翼,甚至超过了对待亲生父母。可是姚长者还是担心他是虚伪的,便假意找他麻烦,一会儿说饮食不好,一会儿又说做他做人不妥当,动不动就大声骂他,昆郎都没有怨言,只有跪下认错而已,多次试验都是这样。于是便让昆郎收拾行李和他回家,郎说『账还没有讨回,为什么要这么快离开呢」长者说『孩子,你以为我真的是贫穷老人吗?我是因为没有孩子,四处访求贤人,现在得了儿子,后继有人了。我们家很富裕,世袭三品官,你跟我回家就是,不愁不会富贵,那点欠账不值一提。』然后父子登上船,走到武昌附近,姚长者取黄金三十两,交给昆郎说『你拿着这个钱去武昌,把姓张人家的钱去还掉,然后马上回来,我在襄阳的家里等你』父子就分路,郎到武昌,见城墙残破,张氏的房子已经被烧毁,找人问说『张毅斋恢复了原官,率兵剿贼,两个月前,张宪忠破城,他的女儿已经被掳掠』又有人说『贼人们把掳掠的妇女装入布袋,一袋子卖十两银子,昆郎心想,我现在身上正好有些钱,不如去赎几袋回来,如果恰好张倩倩在里面,也算是报答了张家的恩德了。于是到了贼营,赎同三十袋,打开一看的,大多是一些老人,没有人张倩倩,其中有一个老太太,襄阳人,询问后才知道,她是昆郎新认老父亲的妻子,也是被贼人攻破襄阳所掠夺来的,昆郎非常高兴,认做母亲。老太太也很高兴,说『张倩娘和我被关在一个地方,这是个漂亮而且聪明的孩子,被抢劫时,用巴豆糊抹在脸上,看起来就像生疮一样,贼人不敢靠近她。你去找一个白布袋上面有血迹的,她在哪个袋子里装着』昆郎连忙赶去买,发现那个袋子还没有卖掉,便又买了回来,打开口袋一看,果然张倩倩。于是又分别给了一些钱给那些救回来的人,让她们各自回家。

昆郎带着母亲和张倩倩回到襄阳老父的家,到家后,老父已经到家了,幸好家里的钱财全都埋地下,没有被贼人抢去,看见昆郎和妻子一起回来,夫妇相对痛哭,仔细询问才知道详情。父亲哭着说『你能尊敬老人,没有父亲而得到父亲。我能慈幼,没有儿子而得到儿子,这一切都是天数』随后便写信给张毅斋道喜,张毅斋回信说『这孩子我早就想招为女婿,现在他是您的儿子,并且我的女儿也正好在您的府上,天缘奇遇,应该选择良辰吉日成亲』张倩倩也知道父亲有这个意思,所以并不推辞,于是结为伉俪。一天,昆郎洗脚,母亲看到他足心有七星纹,说『我所失去的儿子也有这种纹,孩子你别是昆郎吧?』昆郎说『儿并不是武昌姚家的亲生儿子,记得小时候上山游玩嬉戏被拐骗,其它的我也都不记得了』母亲立即告诉父亲,两人一同辨认,果真是他们丢失的昆郎!一家欢庆,高兴的如同神仙。昆郎认了父亲后,慢慢的做了大官,姚张两姓世代通婚。

赞(0) 打赏
本站文章无版权,欢迎大量转载:见心博客 » 《巧谈》因果报应公案之父子夫妻巧遇
分享到: 更多 (0)

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

见心博客简介热门搜索标签

愿以智慧灯,照亮众人心,感恩您的护持!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